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魅族造车,吉利嫡子的跨越战

#行业动态# 2023-12-4 15:59 35人围观 行业动态

撰文 | 石昕羽
编辑 | 王 潘
来源|光子星球
“特斯拉表面是在造车,本质是要构建线上技术。”
李书福曾经对特斯拉的评价,同样适用于现在的吉利,而承载着吉利在技术方面探索和追求的就是星纪魅族。
270天前,星纪魅族成立,“芯片、操作系统、整个网络系统,都需要形成一个非常严谨的配合,非常严谨的一个闭环能力”,李书福对新能源车企的核心竞争力一语中的,在他看来造出一辆电动车并不难,难的是技术设施的形成、技术能力的形成、配套技术的应用,这对于正全力电动化转型的吉利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而李书福愿意豪掷千金收购魅族。
经过大半年的打磨,星纪魅族在11月30日交出了自己加入吉利后的首份完整答卷,除了常规对手机产品的更新和发布AR眼镜之外,整场发布会最重要的环节无疑是星纪魅族正式发布了自己的车机系统Flyme Auto,以及宣布进军汽车市场,首款车魅族DreamCar MX将在明年Q1启动。

无界能不能智行?
智能汽车、智能手机、智能眼镜,星纪魅族董事长兼CEO沈子瑜在发布会上再次明确了公司的战略规划和产品线,智能汽车分支下包含极星和Flyme Auto。
在魅族科技大楼里挂着“All in Auto”的海报,表明了星纪魅族的使命和在吉利集团中所占有的分量,Flyme Auto在发布会之前,已经出现在了领克08身上,官方数据称该车型蝉联了国内中型插混SUV单周销量榜首,根据一些博主的体验,Flyme Auto在领克08上的表现作为车机系统来说,是过关的,一些智能化语音交互和手机的互联等等都非常流畅。
Flyme Auto之外,星纪魅族还带来了无界智行的开放平台,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到平台中共享Flyme Auto的能力。

从命名能够看出,星纪魅族想要在Flyme Auto的基础上,通过开放平台接入更多企业来为下一步智驾做准备,而无界智行的命名和华为鸿蒙智行的命名较为相似,不过从发布会上沈子瑜的介绍来看,无界智行目前还是一个待完善的平台,通过企业的加入来完成智能化与智能座舱等方面的开发,体量与能力都无法和华为相提并论。
星纪魅族在车载系统、智能驾驶、电池技术和5G通信等方面都有战略布局,Flyme Auto算是星纪魅族在汽车领域上的初次亮相,成效如何,还得看领克、吉利银河旗下部分车型搭载Flyme Auto之后的表现了。

魅族造车,像极了集度?
在发布会的末尾,星纪魅族带来了“One more thing”魅族DreamCar MX,正式宣布进军汽车市场,并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启动共创计划,包括车衣涂装共创、内饰配色共创、Flyme Auto主题共创等等。

前有华为,后有小米,手机厂商进入造车领域并不是新鲜事,但魅族宣称要用吉利的制造力、吉利浩瀚架构、Flyme Auto等几个部分共同完成魅友心中的DreamCar,还是让所有人较为意外的。
尽管星纪魅族的车联网底蕴和智能消费电子产品的血液是其巨大的优势,李书福手下还有智能驾驶平台公司亿咖通科技和汽车芯片公司芯擎科技,但造车并非易事。
同样是有吉利制造能力和浩瀚架构,以及百度AI与智驾团队把控的集度汽车,亮相两年多时间,在改名极越汽车后,终于在上个月上市,但由于销量远不及预期,只能全系降价3万来挽救。
从星纪魅族在发布会上的介绍来看,星纪魅族用吉利平台造车的计划确实和曾经的集度较为相似,吉利提供制造力,百度或星纪魅族提供技术和研发能力,可从被更名的“集度汽车”来看,双方的合作并不像纸面看上去这么容易。
星纪魅族前不久刚刚完成了A轮融资,在今年的两笔融资过后,估值已经超过了100亿,是李书福在武汉的第四个独角兽,对于这家刚成立还不到一年的新公司来说,是不小的成果,对于下场造车,自然雄心勃勃,和吉利如何合作,DreamCar MX将用哪种方式呈现,还需要持续观望。

吉利亟需魅族改变局面
在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中,理想L7、L8、L9和问界M7的持续热销,以及小鹏G6、腾势D9等车型的热卖,造车新势力和传统车企电动化转型之间迎来了最为激烈的竞争。
比亚迪、广汽、长安作为销量榜前列的传统车企,电动化和智能化转型是比较成功的,尤其是比亚迪,在彻底抛弃燃油车后,纯电与插混“双能齐飞”连年在销量榜上屠榜。
“汽车的新能源化,对于一家成熟的规模以上的汽车企业而言,不是一次产品线的调整,也不只是一次产品体系的转型,而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产业转型带动的企业转型。转好了是春光无限,转不好便是凛冬杀局。”
这是吉利CEO淦家阅的一段言论,也道出了吉利目前在新能源转型上的困境。
吉利新能源旗下品牌并不少,吉利银河、吉利几何、极星、极氪、睿蓝,但除了极氪001一款销量不错的车型,其余品牌和车型在市场上都没有掀起太大波澜,而且吉利旗下沃尔沃、路特斯、smart等品牌也都有新能源车型,如此一来,吉利自身的新能源布局就可能出现“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情况。

正如淦家阅所说,新能源转型是企业的转型,吉利布局新能源并不晚,早在2015年就有“蓝色吉利行动”的战略,但到了2020年,吉利汽车共销售6.81万辆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销量仅占总销量的5.2%。
直至今年,银河品牌的推出,到几何品牌的逐渐落寞,折射出吉利新能源战略的几个问题,一是没有完全摒弃燃油车时代的造车模式,平台化确实可以减少基础成本,但直接用燃油车平台做纯电车型,产品力自然会大打折扣。
二是想要针对不同受众和细分市场进行精准布局,但品牌之间会存在定位、售价区间重合,产品线规划不是很统一等问题,三是在品牌打造方面有些操之过急,比如银河品牌的推出到上市,时间就非常快,这不利于新品牌在市场上的舆论发酵和口碑传播。
李书福是清楚吉利的问题所在的,作为传统造车企业,智能化核心技术的缺失是必须补足的,因此在看到华为、小米这样的手机公司进军造车领域后,他也决定收购魅族来通过技术打造智能化的生态系统来填补吉利的短板。
不过和吉利擅长的整车制造和零部件等硬件打磨不同,软件系统开发和智能生态的搭建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的,开放平台也需要足够多的内容积累才能化作产品力,而在星纪魅族手中,DreamCar MX如果依然保持吉利的传统,那有可能结果并不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