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为什么越涨价,怪兽充电们越难赚钱了?

#行业动态# 2023-12-4 18:46 53人围观 行业动态

来源|数科社
从“伪需求”到“用不起”,共享充电宝这条赛道从来不缺争议声。
作为曾经风靡一时的“共享”风口下的产物,共享充电宝模式自诞生以来就一直伴随着伪需求的争议。而在资本的裹挟下,非但没有应声而倒,反而跑出了“三电一兽”的头部玩家格局,成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
过去两年,“涨价”成为共享充电宝的新议题。
经历了跑马圈地、烧钱扩张等早期的一番野蛮生长后,以怪兽充电为代表的头部梯队纷纷冲击资本市场,共享充电宝的价格却早已变得不再“亲民”,让用户直呼“用不起”。
但令人不解的是,随着共享充电宝价格一路高涨,本该闷声发大财的怪兽充电们,实际上却开始由盈转亏,陷入一种越涨越亏的怪圈。
共享充电宝的故事该如何继续讲?

#01“共享刺客”,陷入越涨越亏怪圈
周末中午,北京西直门凯德MALL商场的一台共享充电宝柜机前,不时有人停下来用手机扫码。
“稍微不留神一杯奶茶钱可就没了。”刚刚归还完充电宝的李先生打趣道。他告诉数科社,自己之前就有过逛街忘还的惨痛教训,第二天归还花了40元,在那之后每次租借他都会设个闹钟。
经常外出的李先生明显感觉到这两年共享充电宝价格越来越贵了。在他印象里,疫情前价格普遍还在每小时1-2元左右,疫情后直接涨到了每小时3-4元,“再涨价的话我就直接买个充电宝了”。
近年来,共享充电宝因涨价、价格贵等相关话题时常登上热搜,引发网友热议。据沙利文报告不完全统计,从2017年到2020年,共享充电宝每小时的租赁价格从0.5元上涨到了4元,价格最高一度翻涨了4倍不止。
除了价格飙升外,充电慢、归还困难、超时一分钟按一小时计费等问题也被不少网友吐槽品牌商吃相难看,冠以其“共享刺客”的称呼。

然而,在外界眼中靠涨价收割用户的“共享刺客”们却并没有想象那般赚得盆满钵满。
翻阅 “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往年相关业绩资料,怪兽充电在2019年、2020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6亿元与7543万元,发展势头还一片向好,但从2021年第三季度开始出现持续亏损,连亏6个季度,直到今年一季度才由亏转盈。
2022年,怪兽充电营收达28.38亿元,净亏损从上年的1.25亿元扩大到7.11亿元。除了受疫情因素影响,致使其营收规模同比缩水超过百分二十外,一路走高的销售成本是导致亏损加剧的根本原因。
财报数据显示,早在2019年怪兽充电的销售费用率尚为67.4%,到了2022年,销售费用率已经达到惊人的95.6%,销售和营销费用高达27.12亿元。
而怪兽充电今年前两季的盈利也要归功于营销费用的大幅下降——其第二季度销售与营销费用为2.952亿元,同比下降55.6%;相比于一季度的6.653亿元,也环比下降了55.6%。
此外,高额的入场费同样是压缩利润空间的诱因之一。
据媒体过往报道,2021年9月,为了入驻环球影城,小电、街电、怪兽充电等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曾参与竞标,最终由怪兽充电以700万元入场费成为北京环球影城首家共享充电宝合作伙伴。
在怪兽充电的招股书中,其入场费一度从2019年的1.06亿元增至2020年的3.8亿元,同比暴涨260%。
从营收规模来看,怪兽充电已是行业龙头,尽管今年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但也仅是徘徊在盈亏平衡线之上。头部玩家尚且如此,可想共享充电宝赛道的大多数竞跑者,更难走出亏损困境。

#02红利殆尽,不再躺着赚钱
回顾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发展轨迹,也曾有过身处风口之上的高光时刻。
共享充电宝衍生于共享经济,起步甚至比共享单车还早,但在智能手机方兴未艾的早期,一直难以打破“伪需求”的牢笼。直到共享单车的风靡彻底点燃了共享风潮,共享充电宝才借此搭上顺风车继续讲起故事。
2017年是共享充电宝赛道风起云涌的一年。这一年,怪兽充电半路杀出,街电被聚美优品收购,美团切入共享充电宝业务,PP充电、乐电等品牌开始洗牌出局。各路资本的跟风涌入让行业迎来井喷,据媒体统计,巅峰时期全国有上百家共享充电宝企业。
然而,外界唱衰共享充电宝的声音也在此时达到波峰,王思聪当年在朋友圈公开放言“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直播吃翔”,聚美优品CEO陈欧隔空回应称“街电如果做不起来,就当给大家做公益了。”
但随后两年,王思聪很快就被打脸,而陈欧投资的街电,则迅速壮大市场份额,领跑以街电、小电、来电和怪兽充电为主的“三电一兽”头部梯队,闷声发起大财。

2020年,美团重启充电宝业务,经历了多轮融资,点位急剧攀升的头部品牌营收规模增长明显,行业马太效应初步显现。“三电一兽”中早就宣布盈利的小电科技率先谋求登陆资本市场,先是拟在创业板上市,后又转道港股上市,但再次以失败告终。
2021年4月,成立最晚的怪兽充电却抢先一步摘得“充电宝第一股”桂冠。同月,街电与搜电宣布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取名“竹芒科技”。
怪兽充电的成功上市,看似打破了共享经济不赚钱的魔咒,未曾想却是宣告赛道红利期结束的开始。
艾瑞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的行业规模仅为100亿元,同比下滑13.8%。回过头看,百亿级的市场规模,或许早已注定了共享充电宝行业的红利期并不会太长。同时,这也与赛道自身的天花板高低不无关系。
共享充电宝赛道不存在科技护城河,拼的是代理和点位之争。共享充电宝平台的运营模式分为直营与网络合作伙伴(即代理商)运营两种。
直营模式下,平台和商家直接签订合约,一般会先付给商家一笔入场费,后续再支付50%-70%的收入作为佣金。而代理商模式虽然能免去高昂的入场费,充电宝企业需要支付的佣金率却在75%-90%之间甚至更高。
为了确保POI覆盖率,共享充电宝品牌之间的点位大战必然少不了一场烧钱大战,而随着早期红利殆尽,这片红海之上的竞争势必更加激烈。
这也是赛道玩家狂奔数年却陷入“越涨越亏”境地的根本原因。

#03竞争加剧,前路越来越窄
今年,尽管怪兽充电已经摆脱疫情阴霾,连续盈利两个季度,但其整体前景依然不为市场看好。
自2021年上市以来,怪兽充电的股价便一泻千里,从最高10美元一路跌破1美元,如今仍游离在红线之下。截至10月30日收盘,怪兽充电报0.725美元/股,较上市首日开盘价缩水近九成。
过于单一的盈利模式是长期困扰行业的主要诟病点之一。去年,怪兽充电的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占到总营收的97%,这无疑让平台更加难以摆脱越来越卷的点位之争。
在过往的点位争夺中,共享充电宝平台方早已丧失了对定价权的掌控。商家作为场所提供方,遵循着一个简单粗暴的逻辑:哪个品牌能带来更多收益,则获得优先入驻权。被点位绑架的服务商只能通过让利方式大打价格战。
央视网曾报道,代理商负责充电宝的租用成本,店铺只需承担充电站的电费,最后收入由代理商、店铺和平台方三方参与分成,店铺一般分成30%左右,人流量大的店铺话语权也比较高,平台方抽成10%左右。
竞争压力下,赛道玩家纷纷尝试寻找第二增长点:怪兽充电推出浓香型白酒品牌“开欢”;小电试图联手短视频公司为点位商家提供营销解决方案;竹芒科技则在共享充电桩、智能零售货柜、智能储物柜、广告机、电商带货等多个领域都试了一番。目前来看,都没有溅起太大浪花。
眼下,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未来发展前景也需要重新审视。
从供需关系出发,共享充电宝之所以能打破“伪需求”质疑成为刚需,与智能手机的普及与发展息息相关。资本与平台赌的是手机电池技术短时间内无法突破,事实也证明,手机的续航能力不仅没有增强,反而随之智能化的耗电增加而逐渐变弱。
这也正是近年来共享充电宝涨价的底气所在。但随着快充时代的到来,让几分钟充满手机电量成为现实,对比之下,共享充电宝的“龟速”充电,就更不为用户所喜。
一般来说,充电宝的功率越高,充电速度就越快。目前,怪兽、街电、来电等市面上主流共享充电宝品牌,在线下投放的共享充电宝输出功率基本以5V1A(5W)和5V2A(10W)两种规格为主。

最近,有消息称OPPO要“进军”共享充电宝市场,还推出了“免费用超级闪充充电宝”的会员活动。据了解,这次活动所用的充电宝功率为33w,意味着远比市面上其他充电宝充电更快。
站在平台的角度而言,共享充电宝是一场时间租赁的生意,提高充电速度显然与之商业逻辑相悖。但毋庸置疑的是,如果被利益蒙蔽双眼而忽视了用户体验,那么共享充电宝迟早会再变回一个“伪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