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食品行业大动作:互卷不如相爱,合资、并购重组“紧锣密鼓”

#行业动态# 2023-12-14 12:22 119人围观 行业动态

来源:FDL数食主张 
互卷不如相爱,合资、并购重组如何搅动食品行业“风云”?
在历经疫情等不确定因素所带来全球经济衰退期后,消费者愈发趋于理性消费、资本投资热情也逐渐回归平静、市场结构的变化更是让各行各业面临洗牌出局。
然而挑战往往与机遇并存。虽然历经疫情起伏、地缘政治动荡、整体经济增长放缓,但随着数字化发展促进产业升级、行业政策有力引导等多方面因素助推下,市场情绪也得到一定改善,投资者的信心正在逐步恢复。
在新发展阶段,作为典型的市场资源配置的重要方式,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大规模的企业合资、并购重组浪潮,细数食品市场的发展,也伴随着大大小小的合、并、组事件。
在国内,不仅限于大型跨国企业及上下游供应链企业,也包含很多本土的食品消费品品牌;而在国外,欧美等市场中不少食品饮料及餐饮公司也纷纷通过投资其他食品创业公司实现业务整合。
今年,在原料端,帝斯曼(DSM)与芬美意(Firmenich International SA)的“平等合并”完成大型并购业务;在新茶饮界,茶百道牵手霸王茶姬,合资5000万注册成立新公司;在饮料界,国产汽水品牌武汉二厂汽水通过并购方式登陆香港资本市场,成为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在休闲零食领域,量贩零食店赛道头部品牌“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宣布战略合并;在餐饮界,麦当劳出手收购凯雷少数股权后,持股比例将从20%增至48%……
那么当前,中国食品企业市场的并购重组呈现出什么新趋势?今年这波热潮能否给行业增长带来新的高潮?选择这条路的企业,又是怎样在并购中放开拳脚的?而当内生式发展到达天花板,企业家们是否会对并购重组采取更加开放的态度?

01
透视食企并购重组市场:
呈现区域化、多元化、数字化和绿色化四大趋势
回溯既往,从1949年到2023年,新中国走过了74年,我国食品工业也随之经历了恢复元气、缓慢增长、高速增长、创新驱动等几个历史阶段。
而发展至今,在人口红利消失、消费升级的当下,食品饮料行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变局。消费者的分层、传播渠道的碎片化、流量红利逐渐减弱,整个行业的竞争的“马太效应”十分明显,这也使得企业深陷增长乏力的困境。
另一方面,在不确定的环境下,无论是大型跨国企业或初创公司,都面临着复杂的投融资环境。但从长远看,这也意味着,态势的变化和激烈的市场竞争将推动并购整合市场多元发展的可能性和机会。

图源:freepik

有相关企业负责人也表示,受政策监管和产业形式影响,今年的IPO和再融资市场出现阶段性收缩特征,创业人和投资人开始倾向于在并购整合市场中找寻新机会。与此同时,受各地方政府推行“出海”、跨境投资和贸易发展计划等积极因素的影响,一些被抑制积压的合资并购、重组需求正在反弹。
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中国并购市场(包含中国企业跨境并购)共披露6101起并购事件,交易规模约13110亿元;其中,第三季度较前两个季度有显著提升,并购数量为2319起,环比提升13.29%,并购规模为5148亿元,环比提升36.45%。
另据Wind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内已有超150家A股公司首次披露重大重组事件,数量超去年同期的109家(剔除并购失败的企业)。从交易规模来看,150家上市公司中,披露交易规模的合计有117 家企业,总交易规模达4931.51亿元。
从单一主业到多主业协同发力,食品产业链的每一次“合纵连横”,也都为行业的发展带来格局巨变。复盘近两年食品行业“合并组”交易,主要集中在新茶饮、零食门店、糖果、饮料、餐饮等赛道,市场总体呈现出多元化、区域化、数字化和健康化趋势。

  • 多元化
实际上,时代的发展进程中,合资、并购与整合并不少见,因为这并非仅仅是一场数字博弈,更是对企业价值的重新定义,是企业布局新品类、拓宽产品线、打造新场景,突破自身发展瓶颈和提升长期竞争力的重要途径。
近年,在市场利好与政府支持的时代背景下,食品行业合资并购消息不断出现,并向着多元化趋势发展。有竞争力的企业大胆出手,通过投资与原生业务一致或与横向扩展业务方向一致的品牌,并整合实现产业资源、生态卡位和资金实力的扩充,以占据消费者的“心智位”。
以“内卷化”日益严重新茶饮赛道为例,在市场增速放缓、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下,企业面临进一步扩张的难题,有的企业苦苦寻找突破口。
其中,作为头部品牌的喜茶通过选择与本身调性相符合,且具有发展潜力的品牌进行投资。2022年,喜茶旗下的凿空饮料(珠海)有限责任公司对少数派咖啡进行股权投资(持股12%),砸重资进入咖啡;此前,喜茶向植物基品牌“野生植物YePlant”注资,该品牌是全国第二大的To B燕麦奶供应商。

图片来源:喜茶

此外,喜茶还投资下沉市场水果茶品牌“和気桃桃”、柠檬茶品牌“王柠”、低度酒品牌“WAT”、定位高端的分子果汁品牌 “野萃山”等不同赛道,以拓宽自身在消费领域的布局。
类似的案例还有,茶颜悦色入股了同为长沙品牌的果呀呀;甜品巨头满记甜品与茶饮新锐“小满茶田”合并,开启“新满记”升级之路。

  • 区域化
不仅如此,合资、并购重组也是促进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发展的有效途径,使得资金向具有自主创新能力的优质企业集聚,发挥协同效应,推动共赢发展。
从未来趋势来看,合资、并购重组仍是市场资源配置的主要手段之一。
因此,对多数企业而言,并购同业优质资产或者上下游优质资产,实现供应链端的共享共建能够较大程度提升盈利能力,增强行业巨头地位。
与其放手对抗,不如携手相爱。今年11月,茶百道宣布与霸王茶姬成立一家名为“四川容尚佳合科技有限公司”的新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茶百道持股25%,霸王茶姬持股20%,剩余55%由四川汇智杰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有。茶百道和霸王茶姬的联手意味着双方可能进一步深耕供应链,以共享共建提升供应链管理效率。

图源:霸王茶姬

除了新茶饮赛道,“合并组”在乳制品赛道也频频受到企业决策者和经营者的重视和使用。以妙可蓝多与现代牧业拟共同成立“好多牛”合资公司为例,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具备奶酪相关独立研发和生产能力的企业之一,“奶酪第一股”妙可蓝多同时拥有原制奶酪和再制奶酪生产技术,而现代牧业是中国乳业上游市场的领导者,涵盖从育种、饲料到原奶生产的乳业上游全产业链业务。
结合双方的优势,设立合资公司有利于实现资源共享和合作共赢。对于妙可蓝多而言,合资公司可为奶源需求带来保障,同时对冲国际采购带来的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进一步完善供应链体系的稳定性与安全性。

图源:foodtalks


  • 数字化
后疫情时代,数字化、智慧化、科技化和绿色发展成为=企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方向。
随着行业市场的发展和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越来越多食品企业正借助“数智”发力,全力推进数字化智能化改造。企业各个系统通过数智化有机整合起来,形成一个工业互联网生态,打通制造链条的各个环节。
具体到消费品牌,一些企业纷纷入股供应链企业或打造自己的供应链团队,并且将供应链与数智化结合起来,在对原材料采购和运输、门店运营、人员管理等环节进行全面的数智化改革。
去年,新锐乳企认养一头牛宣布与阿里云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基于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和智能算法等技术,在智慧牧场、智能工厂、数智化供应链、消费者与营销管理、渠道运营等方面展开充分合作,利用数智化提升企业生产运营效率、提升消费者在全渠道互动体验感。

图源:认养一头牛

在餐饮业,围绕着数字经济的布局,自2022年起,呷哺集团在供应链、门店营运管理、会员营销、生产智造等方面陆续上线数字化系统。而为打造健康食品数智化产业集群中心,呷哺集团与日辰食品共同投资打造了日辰食品(天津)有限公司,旨在进一步优化消费者数字化体验,为解决食品行业的安全、美味和创新问题提供新思路,引领行业整体的更新迭代。

  • 健康化
历经疫情三年,中国消费者的健康理念开始觉醒。而后疫情时代,人们对于健康焦虑的仍普遍存在,这也使得此前并不占太高消费比重的保健品、疗愈活动等开始逐渐被人们所重视。
随着消费者对健康饮食的关注度不断提高,健康消费趋势在食品行业中继续保持强劲,对深耕大健康产业的食品企业而言,抓住营养健康发展趋势实行并购重组,充分发挥各自在技术创新、大健康产业、国际化经营等方面优势,有望在近些年显得鱼龙混杂的健康行业找到新的增长点。
这几年,营养健康领域的“收购和合并”也在不断增加。
典型的如帝斯曼(DSM)与芬美意(Firmenich)宣布双方将达成合并协议,双方以建立在营养、化妆品和健康领域领先的创造和创新合作伙伴“帝斯曼-芬美意(DSM-Firmenich)”。
作为一家国际性的营养保健品、化工原料和医药集团,在宣布与芬美意合并的当天,帝斯曼也宣布达成另一项协议,将其工程材料业务以38.5亿欧元的企业价值出售给专业高分子材料制造商Advent International和特种化学品制造商朗盛(LANXESS)。两大交易完成后,帝斯曼将彻底转型为健康、营养和生物科学公司。

图源:帝斯曼芬美意


02
探寻市场化并购重组之道
也要小心路上的绊脚石
经济学家乔治·斯蒂格勒说过:“没有一个美国大公司不是通过某种程度、某种方式的兼并而成长起来的”。理论界也一直将做大做强视为企业并购重组的终极目标。
总的来看,在宏观经济受到剧烈波动时,食品行业的“合并组”将重塑整个食品市场格局。不过,这些动作只是第一步,因为在这之后,文化、机制、组织架构以及业务形态完全不同的公司如何融合也成为普遍关心的问题,而这恰恰也是决定效果的关键因素。
这也意味着,从“合并组”开始到两家企业业务真正发挥协同作用,这中间仍有较长的路要走。

  • 盘子变大,放大决策难度
企业合资、并购重组后盘子变大,企业决策难度自然加大,且容易以成功的产品模式作为万能的标准模式,盲目推广,导致在商战中败下阵来。
早在2015年,H.J.亨氏公司宣布兼并卡夫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新公司卡夫亨氏成为世界第五大、北美第三大的食品及饮料商。双方称,此次合并将为内在互补性提供大量协同的机会,最终将增强在市场和创新上的投资。据悉,新公司拥有8个价值超过10亿美元,以及5个介于5亿美元至10亿美元的品牌。
但实际上,由于并购后公司在营收方面的增长较为乏力,甚至2017年出现回落,卡夫亨氏的发展并不顺利。其中的主因是一手操纵双方合并的3G资本,和大多数私募股权公司一样,并不擅长创造内生式的增长,而是通过压降成本来提高利润率。
而作为一个食品快消公司,卡夫亨氏一味追求压缩成本,同时缺乏研发创新,最终深陷泥潭,2018年净利润亏损额高达102.54亿美元,创历史之最。

图源:杭州日报


  • 人员、产品等内部管理失控,降低重组效率
企业的兼并、收购和重组,都是以外延的方式扩大了生产规模。而由于并购前后的管理体制不尽相同,加大了企业扩张后在管理上的难度,因此增加了经营风险。
以近日在风口浪尖的“零食很忙”与“赵一鸣零食”战略合并事件为例。据悉,作为国内量贩零食店赛道头部品牌,合并后两家公司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运营,同时双方将在产品供应链、品牌建设、区域发展协调等方面开展合作。
从资本投资回报的角度看,双方有意呈现更好的市值表现来争取上市的机会,以此实现利益最大化。从战略布局上来看,在量贩零食店赛道冲刺阶段,足够的规模效应以及更低的价格能赢得更大的市场竞争力。
不过,此合并消息刚落地不久,赵一鸣零食遭到前股东良品铺子起诉。宁波广源聚亿投资有限公司因被投企业宜春赵一鸣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在双方合作期内,刻意隐瞒公司重大事项,损害小股东知情权,于11月27日正式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目前,法院已受理此案,若广源聚亿胜诉,恐对赵一鸣零食和零食很忙未来的上市会有很大影响。

图源:赵一鸣零食


  • 调整不当或者不及时,扭曲彼此的运行机制
很多时候,被并购企业很可能是经营管理不善,濒于亏损、破产才被并购重组,与原企业在企业文化、管理风格,技术基础、产品质量、经营运作方式、人员素质等方面不可避免地存在某些差异。
如调整不当会严重影响原企业已经树立的良好声誉和企业形象,甚至扭曲了资产重组的运形机制。
面对纷繁复杂的市场环境,企业在重组过程中,需要基于自身的实力和所面临的市场环境谨慎分析,认真区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措施,稳健操作,发挥经营、财务和人员的协同效应,弥补各自的短板,才能使得企业重组战略顺利实施,企业的凝聚力和竞争力不断增强,从而使企业在竞争激烈的市场大潮中,立于不败之地。
今年9月份,重庆啤酒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嘉士伯拟在其控股子公司嘉士伯香港取得首釀啤酒控制权的同时,将首釀啤酒及金贝香港(首釀啤酒全资子公司)持有的中国境内全部啤酒资产(即:北京首酿金麦贸易有限公司及金贝亚太(北京)餐饮有限公司的100%的股权)分别以250万元、6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嘉士伯重啤。
实际上,收购“京A”其实是嘉士伯为了履行其2020年重组承诺进行的。当时,重庆啤酒进行了重大资产重组,嘉士伯将其控制的除重庆啤酒(及重庆啤酒控股子公司)外的中国大陆啤酒资产和业务全部注入了重庆啤酒,如乌苏啤酒、大理啤酒等。由于嘉士伯还不是首酿啤酒的控股股东,所以2020年重组时,“京A”相关资产并未注入重庆啤酒。
重庆啤酒收购的“京A”是我国头部精酿厂牌,目前在全国运营着11家精酿餐吧。据重庆啤酒公告披露的数据,即便已是行业头部,这两年“京A”也处在亏损中。数据显示,运营“京A”餐吧的金贝亚太(北京),2022年度和今年1—5月,分别实现营收6954万元和3653万元,净利润则分别亏损1172万元和471万元;负责生产的首酿金麦,2022年和今年前五个月分别亏损约了122万元和8万元。

图源:浪潮新消费

为何重庆啤酒要收购这笔看似亏损的资产?重庆啤酒公告中称,京A品牌是国内领先的精酿啤酒厂牌,精酿餐吧是上升型的餐饮与酒吧结合的业态,其目标公司的品牌和业务有利于上市公司提升精酿产品分销业务的发展及精酿品牌影响力,同时也对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构成互补,有助上市公司积极探索新的增长赛道。
据悉,此次重组涉及的27个议案均以100%的赞成率获得通过,表明了投资者对交易方案的高度认可。但因京A啤酒目前仍然处于布局期和适应期,其后续发展仍然有待观察。
最后

FDL数食主张注意到,今年以来政府部门多次表态,并出台相关政策,进一步优化并购重组市场结构,推动各行业各领域并购重组市场化改革,促进形成以产业为基础的并购逻辑,盘活存量,创造增量。
面向市场需求,合资、并购重组是多数企业转型路上的重要一步。而更重要的是,在接下来如何借助各方的资源,加快产业链布局,形成资源整合,才是最终出路。
随着市场业务的逐步处置,未来,选择并购重组这条路的食企是否会有转机,很大程度仍需看企业决策层对此番并购后是否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无论是政策制定还是企业决策,其核心目标都是为了在当前的经济形势下,寻求有效地应对策略,以促进企业的持续发展和长期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