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SHEIN上市再生变:版权投诉被英法院驳回

#行业动态# 2024-2-26 16:20 261人围观 行业动态

记者丨张飞涛 见习生丨屠玲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急于赴美上市的快时尚巨头SHEIN再遭当头棒喝。
2月17日,英国高等法院发布了一条新裁决,Temu反驳SHEIN关于使用商家图片投诉的申请全部获准,针对此类投诉的临时禁令予以终止,商家产品无需下架,且Temu有权对此索赔。
去年年末,SHEIN被曝秘密赴美IPO,但随后遭遇优衣库起诉侵权、未获监管放行、投资人割肉跑路等一系列问题,让上市之路扑朔迷离。
就在这个当口,据硅谷多家科技媒体报道,SHEIN上市的关键人物——美洲地区总法律顾问瓦莱丽·何(Valerie Ho)离职,而瓦莱丽离职之前主要负责知识产权官司和IPO合规工作,这让SHEIN的上市之路又增加了一层不确定性。

英法院打脸SHEIN,中小商家告别“卡脖子”
自Temu上线以来,与SHEIN冲突不断,双方的诉讼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这次在英国的官司发生在去年8月,SHEIN在伦敦对Temu提起诉讼,声称Temu的产品图片涉嫌侵权,并向法院申请对Temu发布禁令,上千名商家因此受到波及。
这是SHEIN打压Temu和跨境商家的惯用手段,其在美国的操作更加过犹不及,SHEIN累计向版权机构对Temu发起了3.3万次虚假侵权投诉。
据Temu提供的法院文件显示,很多投诉都显得十分无厘头,比如SHEIN投诉Temu侵权的产品是“背包”,但提供的证据却是“发夹”。
在春节热卖期,数十家跨境卖家也遭遇了SHEIN同样的套路,一家500人的工厂被迫裁员300人。据美国媒体报道,在SHEIN利用法院发起临时限制令后,22名跨境卖家聘请海外律师积极维权,并对SHEIN的申请提出反驳。
一位卖家律师指出,这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公司一直“利用TRO作为反竞争计划的工具,迫使商家只向SHEIN却不能为竞争对手供应商品。”受限于海外法律资源匮乏以及SHEIN的“独家经营协议”,中小商家一直对版权投诉无可奈何,但这次英国法院的判决让中小商家看到了转机。
经过双方举证,法院认定SHEIN未能有效证明其拥有的图片版权,Temu对SHEIN侵权投诉的反驳全部有效,且法院要求SHEIN后续投诉必须提交摄影师信息、第一版权所有人证明以及完整的权利转移链条。如果不能提供完整的证明,Temu及相关商家则不需要再理会SHEIN的投诉。
英国高等法院的法官表示,花了这么多时间和律师费,SHEIN对于Temu提出质疑的图片,竟然没能提供出一张完整的版权证明,令人非常吃惊。
一位从事跨境电商的宝妈在看过此次判决后表示,“我们给SHEIN供货,出钱给SHEIN合作的摄影公司拍照,照片的版权是我们的还是SHEIN的?我们店铺被投诉了好多款,即使有原图申诉也被下架。现在诉讼有结论了,版权确定是我们的。”
这位宝妈的呼声颇能代表跨境商家的心声,英国法院的判决让商家重新拿回了知识产权的自主权,同时也宣告SHEIN通过排他性协议使用商家版权的作法已经行不通了。

深陷100起侵权诉讼,美洲总法律顾问离职
2月5日,据多家媒体报道,SHEIN的美国高级律师瓦莱丽·何将离开公司。瓦莱丽原来的工作是处理德克斯(Deckers)等知名品牌针对SHEIN提起的商标侵权诉讼,以及IPO的法律和合规工作。
相关媒体报道,SHEIN 深陷100起侵权诉讼。
就在瓦莱丽被曝出离职前夕,相关媒体报道称,SHEIN的快速增长依赖于廉价仿冒他人的设计,根据法律文件,针对SHEIN的版权案件总数已增至近100起,而且至少有10家品牌不止一次起诉SHEIN。
这10家多次起诉SHEIN的公司中,就包括瓦莱丽负责的鞋靴品牌德克斯(Deckers),德克斯(Deckers)旗下的雪地靴品牌UGG、凉鞋品牌Teva都曾与SHEIN对簿公堂。作为法务负责人,瓦莱丽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报道中,SHEIN还被指控多次违反自身的法律和解协议。一家多次起诉SHEIN的太阳镜品牌Oakley将这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公司描述为“重复造假者”,根据该公司的投诉,2022年2月,SHEIN同意停止销售抄袭Oakley设计的眼镜,但在次年,涉嫌抄袭的产品又恢复上线销售。目前,SHEIN正在与Oakley 敲定第二次法律和解。
SHEIN官方培训文件指引商家抄袭H&M等竞品
侵权诉讼迭出与SHEIN的快时尚模式有关,日均近万个上新需求迫使SHEIN和商家的设计师只能另辟蹊径。一位跨境商家透露,SHEIN曾公开在官方培训文件中要求商家模仿亚马逊、Temu等平台的TOP款式。
最近一个月,SHEIN陷入多起侵权诉讼,1月16日,优衣库起诉SHEIN涉嫌侵权“饺子包”产品,索赔1.6亿日元,1月22日,维多利亚秘密支持的美国女性时尚品牌For Love&Lemons将SHEIN起诉至加州法院,指控后者侵犯其多个设计版权。
美国州地方法院显示,SHEIN多次遭遇插画师、艺术家起诉。一位代表艺术家维权的海外律师表示:“根据我的经验,就侵权的数量和范围而言,没有品牌能与SHEIN相提并论,遭遇侵权的艺术家正在不断联系我们。”

估值一再缩水,上市之路变数不断
2月7日,据相关媒体报道,SHEIN正在寻求监管部门批准其上市计划,但监管情况尚不清楚。
自从被曝赴美秘密递表以来,SHEIN引发的讨论就不曾停歇,不少媒体认为,SHEIN的身份归属问题成为上市的关键。
2022年初,SHEIN将总部由广州搬至新加坡,创始人许仰天也移民新加坡。在英国法院发布的判决文件中,SHEIN被明确认定是一家新加坡公司。但根据中国证监会在2023年发布的新规,尽管SHEIN的收入来自海外,但其供应链等经营活动仍在境内,赴美上市仍需向中国证监会报备。
报道中指出,SHEIN的处境很微妙,或许仍需国内监管部门放行才能上市。
SHEIN遭遇投资人抛售,估值缩水三成
上市之路问题重重也耗尽了投资人的耐心,据多家媒体报道,1月底,SHEIN的投资人在私募市场交易中以7折的价格兜售股票,但即低价甩卖,投资人也未能解套,因为买家寥寥无几,这可能会引起SHEIN估值的进一步缩水。
作为全球最受关注的“独角兽”之一,SHEIN的上市一度被认为只差临门一脚,但无休无止的侵权诉讼,一再缩水的估值,尴尬不已的身份处境让SHEIN的IPO之路不知“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