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夜校,年轻人的赛博退休

#行业动态# 2023-12-12 22:11 82人围观 行业动态

来源|深氪新消费

01
最近夜校很火,感觉大家不是在上夜校的路上,就是在准备上夜校的路上。
剩下的一拨,要么像我一样继续躺平摆烂,要么忙着跟紧趋势,筹办夜校。
大众点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平台上“夜校”的搜索量同比增长980%,相关笔记评价数同比增长226%。
虽然听起来感觉很古早,但是这个时代之所以涌现出大量的夜校,背后其实是有一些非常有趣的社会发展方面的原因的。
比如光从课程内容上看,像滑板、非洲鼓、红酒品鉴、非遗手作、梅花易数……这些课程听起来可比当年我妈逼着我学的数理化、吹拉弹唱有意思多了。
至少,说明大众需求向娱乐性方向升级了。这就是社会发展的一面。
当然,具体学习什么内容,是偶然的。
但是在当代有大量夜校出现,其实是必然的。
有一个巧合是,过去三四十年,夜校的蓬勃发展和中国经济走向快速健康发展,几乎发生在同一时期。
经济发展迅速,人类需要不断学习和吸收新知识来跟上经济增长的趋势,以避免被时代淘汰。但人的精力又有限,白天上班忙工作,想要学习基本只能在晚上。
从这个方面来看,经济快速增长时期,夜校出现无可厚非。
但不管经济发展到何种程度,夜校学习的内容始终具有一个限制条件,那就是满足社会发展的需求,满足人类的需求。
比如50年代,在多数农民连字都不认识的情况下,想要谈生产可以说是举步维艰,困难重重。所以,要想生产和发展,得先解决文化问题,这时候很多的夜校都是以扫盲为主,教学重点也是放在识字上。
等到80年代,经济发展让各行各业需要大量的人才,因此夜校教授的内容也愈发多样化,涵盖农业、工业和科学等类别。
即使到今天也依然如此。
但我们同样能够清晰意识到的一点是,在今天,如果夜校依旧带有功利主义色彩的话,要让一个人,尤其是年轻人,主动地选择去上夜校,其实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因为没人会愿意这么卷。

02
即使愿意这么卷,也未必有这个时间。
以前的人虽然经历了长达40多年的单休生活,但他们过得可都是正常的工作作息,没有加班也没有调休,基本到点就走,有足够的精力在下班后去夜校学习,去充实自己。
但今天不能,不确定的加班时间,无休止的项目,每一样都足以让你神经衰弱、夜不能寐。
在这种情况下,人类最大的充实和满足就只剩干饭、睡觉和休息了。
所以你会发现,年轻人过得越来越佛系了。
在上进和上班里面,他们选择了上香;在求人和求己面前,他们选择了求佛;在买包和买醉之间,他们选择了买彩票。
最终,消费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体验和快乐,根本不需要产生实际的收获。
而那些能够为消费者创造体验的商业,也得以获得更大的价值。
比如彩票。财政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7月,全国累计共销售3228.04亿元,同比增长51.2%,创下历史同期新高。
仅今年4月和5月,单月的彩票销量最高就可以达到500多个亿。
另一方面,体验型业态其实也是经济发展中大众需求升级的产物。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告诉我们,在经济高度发达的社会,人们的消费需求从基本的生理需求上升至自我实现的高层次需求。在此基础上,体验经济势必会加速到来。
于是,像无人超市、新式茶饮、生活方式店铺、新型书店这类体验式业态在今天遍地开花。
从这个角度来看,追求体验和快乐其实是一件必然的事情。
因为当生存不再是一个严峻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开始寻找生活的乐趣。
这从本质上来看,是一种需求升级。
注意,是需求升级而不是消费升级。
因为无论从线上后来居上的拼多多,还是线下火爆的蜜雪冰城、折扣零售来看,平价一直是消费者关注的核心点。
换言之,消费者需要的是能够满足自己需求的高性价比产品,两者缺一不可。
当下火热的夜校便是如此。

03
在这个繁忙和功利主义较强的时代里,夜校提供的其实是一种非功利性的,能够满足精神寄托的港湾。
以前,提到上班后补习,很多人可能都不会愿意,但迫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他们又不得不去做。
最终这些人可能都被生活打败了,去学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内容。
但是在这个时代,大家开始不再那么追求实用价值了,不想去花钱找罪受了,所以现在夜校提供的内容,以追求体验感为主,像滑板、梅花易数之类的基本不具备实用性。
当然,不具备实用性的东西自然也没有考核,没有排名,没有绩点要求,更没有KPI。
但正是这种体验价值,在功利主义之外的世界给人们提供了一方“净土”。
而这种体验,贵在线下实际接触交互的真实感。
今天,互联网的普及促进了信息传播和交流,只要你有需求,基本就能在B站、抖音以及各教学平台上找到相应的课程。
有的时候甚至连你自己都没能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有这个需求,强大的算法推送就已经给你摸透看清了。
这种对需求的精准把控,无疑为人类接触新知识新内容带来了便捷性。
但便捷,不代表高效。
相信大家都经历过在家对着电脑自学的经历,最后的结果是要么学到一半就放弃,要么边学边玩手机,主打一个安慰式学习,然后以失败告终。
但夜校这种线下学习不同。在这里,你不仅能学到想学的,还能接触到有共同爱好的朋友,拓展社交圈。这方法,可比盲测式的搭子社交好太多了。
重要的是,一个人能走得很快,但一群人能走得更远,学习过程自然也可能比线上更起劲。
关键是,这种体验价值,在满足需求的同时,性价比还很高。
以重庆夜校合作村青年国际社区为例,该夜校共开设了书法、摄影、烘焙、茶艺等25门课程,但价格并不高,10课时仅收费500元。
这价格,还要啥自行车。
这其实是一个三赢的局面,用户满足了需求,学到了技能拓宽了人脉;机构用低价引流课沉淀学员,发展潜在长期用户;夜校主理人牵线搭桥,从中抽成。

04
夜校的“回归”,其实从本质上来看,还是对人的需求的满足。
只不过,在当下,夜校的生长环境复杂得多。
比如夜校爆火潮之后,其必然会出现的一个问题是,资源不足。
在供给端,有了好的想法,可能会缺好的场地;有了好的场地,可能又缺好的老师。
在需求端,上海65万人抢为数不多的名额,这阵仗感觉比抢演唱会门票还热烈。
所以,市面上逐渐有了一些帮忙抢名额的黄牛出现。
最可怕的是,在鱼龙混杂的夜校中,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把薅羊毛变成了割韭菜。
目前,市面上的夜校主要分为三类:
一是官方背景的市民夜校,由地方政府牵线搭桥,社区、村委、文化馆、培训机构、艺术团队等合作共创。
二是个人或团队构成的夜校主理人,作为中间方,连接学员和机构,赚取差价。
三是由培训机构发起的夜校,推出低价引流课,瞄准的是长期课服务。
问题常常出现在一些商业夜校,虽然宣传规模强大,但实质是他可能只负责引流,然后再将粉丝打包卖给夜校或讲师,从而赚取中间利润。
最后有所依还算好的,最怕卷钱跑路的,虽然钱不多,但就怕积少成多。
只能说,夜校的规范化、规模化,还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