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盘点2022年突然爆红四位达人,他们如何震动了行业?

#视频直播# 2023-12-14 15:37 121人围观 视频直播

 
直播行业总是一出一出地为扎根其中的伙伴们带来惊喜,并联动起其他板块。
2022年当网友们还在为薇娅和李佳琦从爆红到陨落的反转扼腕叹气时,直播的高速列车不会停下等任何人。多个“主播”异军突起,此起彼伏地承包了2022全年的行业热点。他们的影响甚至走出圈外,带动全民参与,或改变了其他行业某一事件的走向,或直接在其他行业引发行业巨震。
那么,都有哪些主播有如此之大的能量?这几个主播,你猜中了几个。

健身教练刘畊宏,引领全民健身热
在玩转直播之前,刘畊宏的热度还停留在“周杰伦的好兄弟”这个范围里。他参演了周杰伦《头文字D》、《大灌篮》、《苏乞儿》等影视作品,也出现在《双截棍》、《最后的战役》等MV中。没有人关注刘畊宏在健身上的专业度,大家只会去他的社交网页上让他帮忙催促周杰伦出新歌。

与此同时,直播行业正在面临一场变革。仅靠才艺、游戏的直播内容,很难再推动行业的市场容量往前走。政策对打赏的种种限制,消磨着“大哥们”一掷千金的体验感。
这种情况下,想要实现有效变现,行业需要突破原有思维限制,把直播真正推向“全民”。直播的场景化,不止是“才艺舞台”,更可以是客厅、厨房、健身房等等的生活场景。我们不是在直播上娱乐、看节目,而是在直播里“生活”。因为上海疫情被隔离在家,刘畊宏夫妇开直播一周五天健身,突然就火了起来。
刘畊宏戏剧化爆红的直播里,我们看不到直播助理等团队,只是刘畊宏和他的妻子,还有他66岁的岳母,非常生活化。疫情宅家,不少人大呼隔离月胖七八斤的大背景下,刘畊宏身体力行告诉网友们,在家也可以健身,直播间有很多人跟着大家一起在线健身。他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成为疫情肆虐的阴霾下,网友们的一个精力和情绪的宣泄口。
根据抖音直播推荐的规则,刘畊宏的直播被放入更大的流量池。抖音非常惊喜地打开了健身这个垂直内容赛道的流量,健身直播在抖音走红。刘畊宏本人也7天涨粉2400万,单场直播观看人数109万,连周杰伦都忍不住调侃《本草纲目》现在像是你的歌一样。抖音上出现一个新的现象级团体——“刘畊宏女孩”。

放下身段跟热点,张兰卖货真够拼
直播是流量生意,不奇怪一些云里雾里的社会化事件上了热搜后,网友都会评论:什么时候开直播带货。事实证明,确实有人那么做了,而且做成功了。
张兰对这点认识很深刻,并豁得出去。俗话说:家丑不能外扬,她儿子汪小菲和大S离婚的那点事闹得沸沸扬扬,微博热搜一个接一个。剧情反转反转再反转,男女主撕的难分胜负,张兰却从中发现了商机。她先是开直播帮助网友们站在吃瓜的第一线,随后画风一转,开始带货自家麻六记酸辣粉。

关键在张兰带货的转折毫无突兀感,带货中还带点瓜带点热门梗!例如,汪小菲和大S因床垫闹的哄堂大笑时,张兰居然在直播间卖起了床垫;大S被汪小菲爆一个月用三万度电引热议或涉及违法猜想时,张兰来了一手卖节能环保一个月不用三万度电的空调、喝了不违法还能嗨的运动饮料、室内种植物的补光灯;左手卖卤蛋,右手卖绿茶……
这种带暗戳戳的讽刺又一本正经地带货,让张兰的直播间嗨上高潮,热搜一个接一个。老太太时不时还给整个绝活:现场用牛仔裤缝挎包,diss大S现任用旧牛仔裤缝包送孙女的事;模仿大S现任打碟,喊着“ri ri ri”跟着抖音神曲跳动。张兰用行动证明,家丑的流量,也可以转化为商业价值。
很难想象,以往一位外在强势雷厉的女强人,可以如此放下身段,全面迎合和拥抱互联网流量。直播数据平台蝉妈妈的数据显示,一个星期的热度持续中,张兰带货额到了1亿元。在近30天中,张兰直播了96场,带货额为1.5亿到2亿元左右。老太太不仅帮助汪小菲赢了素人与明星看似不可战胜的舆论战,更是赢了钱。
如今,张兰已是老一辈中抖音直播的出圈的代表之一。

知识直播董宇辉,老师带货小清新
不得不承认新东方着实有着强劲的生命力,如俞敏洪自传的标题《在绝望中寻找希望》,被失败掀翻在地,又顺应时代枯木逢春。“双减”政策落地后,新东方经历了艰难的一段时光。有江湖传闻说俞敏洪一夜白头,随后他转向电商直播,建立品牌“东方甄选”。
董宇辉便是新东方的一位原英语老师,后是东方甄选的主播。他创造了东方甄选3天增加150万粉丝、销售额1700万的成绩,登上微博热搜。

对直播带货的走上风口,曾经业内是那么认为:主播们“oh my god!买它买它买它!”的嘶吼,让观众陷入与现实类似的购物场景,情不自禁就打开了自己的钱包。东方甄选的直播间里,大部分主播都是新东方的老师。他们为人师表的气质很难让他们去歇斯底里的叫卖,更像是在——嗯,没错,上课。
新东方的老师一向有个特点,就是上课有点像脱口秀和说相声,风趣幽默金句频出。老师们将历史、神话、百科、哲理等等知识融进课堂里,称之为“课堂包袱”。此前新东方的课堂切片中,对于包袱的植入,就有明确且成套路的规定,目的在激活学生,鼓励学生与老师互相交流。而这一模式恰好在直播中显然也是行之有效的。
而董宇辉又是新东方老师中的佼佼者,是当时最年轻的英语教研主管,在业内小有名气。他会用标准的英语发音来介绍牛排,用“美好得就如山泉,就如明月,就如穿过峡谷的风,就如仲夏夜的梦”来形容商品。在众多“买到就是赚到”、“只要99全部带走”的嘈杂叫卖声中,董宇辉的授课性直播带货就显得与众不同。
关于自己的突然爆红,董宇辉认为这是“中彩票”,坦言热度肯定会过去,不能靠中彩票过一辈子。不过他们“知识直播”的成功,却值得还在走卖嗓子路线的主播们深思。

绝命“毒”师辛吉飞,纯纯科技与狠活啊
辛吉飞的名字着实有点拗口,但是不影响他的口头禅“科技与狠活”翻红。最早辛吉飞关注合成蜂蜜、合成燕窝、合成可乐、合成牛排等,在直播中制作各种食品添加剂调制的日常食物。民以食为天,观众们对食品安全问题的关注度让辛吉飞小红一把。

直到9月的直播中,辛吉飞照旧用添加剂勾兑酱油,后与某被遮挡Logo的酱油进行了对比。万能的网友们深八出“某酱油”为海天酱油,一场大戏就此拉开。
其实辛吉飞没有明确说明是某款酱油,海天对号入座的声明一下子把自己给坐实了。由于海天酱油品牌影响力,一时间其配料表为网友们关注成为流量密码。
紧接着,又有视频爆出海天酱油在多个国家的配料表不同。在辛吉飞爆火后,整个食品行业遭遇滑铁卢。最典型的当属海天味品,市值蒸发了将近400亿。
不管是怕被动了蛋糕的人紧张,还是有人眼红辛吉飞的流量,总之,一段时间里辛吉飞的多个视频被下架,抖音客服询问辛吉飞能否转变作品方向。而辛吉飞一腔怒火下直接注销了账号。900多万粉丝up主主动销号,在短视频直播行业里前所未有,辛吉飞进一步登顶热度榜,成为了为了民众饮食安全与强大“资本力量”抗争的勇士。
目前辛吉飞回归了短视频直播平台,依然关注食品和生活用品安全问题,没有以前的锐气,显得更平和稳重。经过海天一事,他对待食品添加剂的态度,缓和了不少。有网友认为,辛吉飞这是向资本低头了。值得一提的是,辛吉飞没有选择直播带货,并主动关闭了打赏功能,偶尔接点广告,也算是主播界的一股清流了。
这几位主播的突然爆红,皆是某种偶然性和自身特点的结合。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们的成功未必可以复制。但是他们留给直播行业的几个问题却是需要我们去思考的:
直播内容的边界在哪?
如何去拥抱和转化未必如你所愿的流量?
直播带货千篇一律,怎样建立起竞争壁垒?
短视频直播除了娱乐,还能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