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在直播间代请手串:排队2小时,一串赚10块

#视频直播# 2023-12-14 20:44 124人围观 视频直播

作者 | 小八
编辑 | 张洁
校对 | Bamboo
雍和宫在年轻人心中地位有多重要?
大抵是能在工作日早八点,冒着吃进一嘴沙的北京沙尘暴,也能坚持在门口排队的程度。

“在上班与上进之间,我选择上香”,这句看似戏谑的话已逐渐成为当代年轻人的常见心态。
原本是中老年偏好的佛门寺庙之地,却在近几年意外成为了年轻人的精神图腾。据携程数据,今年2月以来,预订寺庙景区门票的人群中,90后、00后占比接近50%。
工作不顺心拜一拜,身体不健康拜一拜,逢年过节来看看,主要是图个心安。

图片来源:网络

在寺庙上完香后,年轻人又马不停蹄地来到旁边的法物流通处,为自己“请”上一串手串,才算得上圆满完成这趟礼佛之行。
在虔诚的年轻人眼中,手串是有灵之物,于是都不约而同地将“买”换成了“请”,以表达自己的恭敬之心。只不过,受限于时间安排与路程远近等因素,并不是所有年轻人都能亲自到寺庙里请上一串手串,“代请手串”的需求也应运而生。
新榜编辑部发现,在抖音、小红书等多个社交平台上,不乏各种代请手串的账号,他们有的粉丝量刚过万,有的直播间仅有几人在线,但不影响他们成为善男信女在赛博空间中寄托希望,寻求安慰的窗口。

01 “每串赚10块,走量挣个辛苦钱”
“宫里什么样,直播间里就是什么样,早点请回家,早点福气到家。”
深夜11点半,在线人数仅有十余人,抖音直播间“北京雍和安康”的两位主播仍在卖力讲解已经上架的几款雍和宫手串,价格多分布于300-500元之间,评论区的留言集中在“是不是正品”“求事业/保平安应该请哪个”这类对手串基础信息的提问上。

橱窗销量最高的一款手串已售929个

或许是为了表示对于佛门寺庙的敬重之心,“北京雍和安康”的两位主播将直播间观众称呼为“师兄”“师姐”,而不是其他直播间普遍采用的“宝宝”这类亲昵的称呼。
每当有观众下单购买时,两位主播都会齐声道贺一句:“恭喜师兄(师姐),六时吉祥!”

像“北京雍和安康”这类代请手串的直播间在社交平台不算少数,其中又以雍和宫招牌的香灰琉璃手串最为热门。

究其原因,一方面,雍和宫既是寺庙,又是“知名工作狂”雍正曾经居住过的府邸,适合年轻人祈愿自己最关心的事业。另一方面,雍和宫的香灰琉璃手串是收集香客们供奉香火燃尽后的香灰,加入琉璃珠制作而成,被视为包含香客的善念,灵验程度再次加成。
但由于雍和宫至今没有开通线上官方店铺,并且招牌的香灰琉璃手串只能在工作日购买,极大提高了异地香客的购买难度。联系北京当地的亲朋好友帮忙,或者委托专门的“代请”成为了仅有的两种选项。
据观察,雍和宫白天营业期间,代请手串的直播镜头往往对准雍和宫内,进行实地直播讲解,用以佐证其正品属性。待到雍和宫晚间闭业,直播镜头又将移步到室内,以常见的直播带货形式展现。

两种常见的请串直播间形式

“专门做代请手串的很容易看出来,他们目的性很明确,购买量也很大,热门款式十个十个地买很正常,要是赶在他们后面买,有时候还会碰上缺货”,作为雍和宫的老香客,95后女生面包酱早已熟悉代请的购物模式,而她自己也时常帮家人朋友代请手串。
在她看来,雍和宫手串还有一个独有的仪式——现场免费开光,为手串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面包酱介绍,开光室不大,大概能容纳十多个人,排队进去后找地方双手托着手串并跪好,心中想着自己的祈愿,同时僧人会在一旁念经开光,使物件具有神圣性。

图片来源:《甄嬛传》剧照

从排队进入雍和宫,到排队请手串,再等现场开光,一整套完整的请串流程动辄两三个小时起。虽然耗时长,但代请手串的利润并不算高。
我们对比了多个代请手串的直播间价格,发现大多数手串的溢价空间在每串10-30元之间。如果有香客要求对手串进行重新改款搭配,溢价空间可能会提升至50-100元左右。

手串改款主要是因为佩戴不合适,或者是将不同类型的串珠重新组合讨个十全十美的彩头。
“雍和宫的手串本身都是明码标价,我们只是跑量赚个辛苦钱,而且每次代请我们都会拍照录视频,不会有暗箱操作,以次充好的情况”,我们在多个代请直播间中都发现,主播经常会针对利润和正品两个方面进行反复强调。
对此,面包酱认为,虽然代请手串利润不高,但代请法物却是个招揽香客的渠道,有些香客会联系代请人提供更多服务,比如代拜,从而获得更多商机。

02 年轻人爱上的不是寺庙,而是玄学
近年来,走红的不仅有雍和宫的香灰琉璃手串,还有灵隐寺的十八籽多宝佛珠,法喜寺的莲花菩提手串,几乎每个寺庙都有特色的法物产品,也都承载着祈愿、顺利的美好寓意。
“500多的手链我看都不敢看,500多的佛牌手串我想都不用想,直接拿下。”据网易数读整理的雍和宫手串的468条消费数据,47%的人购买都是“多金如意”款,当代年轻人最关心的是能否被财神爷关注到,而仅有2.1%的人最希望被真命天子/女看到,来一场爱情的邂逅。

除了与佛教寺庙深度绑定后弱化其商业属性,手串能够在年轻人群体中走红,更离不开普通用户在社交平台的分享,以及明星同款的号召力。
以小红书用户“椰汁姜撞奶”为例,在她发布的一篇标题为《我读博》的笔记中,配图是花花绿绿戴满整个手腕的手串,评论区有网友表示“可以去雍和宫摆地摊了”,而她也在笔记发布一周后专门一大早八点去雍和宫门口排队请手串。

与此同时,秦霄贤、金晨等明星也在自己的生活照中露出了雍和宫手串,进一步吸引年轻人入坑。在淘宝搜索“老秦同款”,不少手串链接的销量都破百,其中销量最高的一款显示已经有超过1000人付款。

随着年轻人越来越热衷于手串这类法物,有些商贩也抓住机会,从义乌批发市场等渠道进货,谎称是寺庙里请来的,以此高价售假。在面包酱看来,造假的手串自然不会灵验。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关于如何分辨真假手串的笔记也并不少。
对于这种“有灵之物”,自然多了很多禁忌,比如开过光的手串不能被人碰、不能碰水、不能带着睡觉等。然而,这份看似复杂的仪式感,恰恰是年轻人所重视的。这也与多年前水晶手链的风靡时期有所类似,本质都是希望获得美好的寓意。
“去年算命说我水逆要破财,我专门买了一个转运珠带去雍和宫开光,一天不带我都心慌,觉得自己要破财”,面包酱跟我介绍道。
像她这样心态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早在去年9月,小红书一篇《年轻人的焦虑都留在了雍和宫里》的笔记就获得超过5500个点赞,最高赞的评论写:“年轻人越来越信命了。”有网友回复:“不是信命了,是实在没有别的抓手。”
就连最近正火的ChatGPT也被国内用户整出一套“AI佛祖”的小程序,进入后,只要把想问的问题和想诉说的烦恼打在输入框里,再点击下方的“咨询”即可。

过几天,面包酱准备再去一趟雍和宫,请上几串手串当做北京特产送给异地的朋友,“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吧”。
归根结底,年轻人爱上的不是寺庙,而是可以为自己带来好运的“玄学”,承载希望的手串,也因此成为年轻人眼中实体化的精神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