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赝品”鹿晗卖货爆单!“山寨”网红血洗直播间

#视频直播# 2023-12-15 10:13 130人围观 视频直播

多年前,汪涵的一句广告词风靡全国:有人模仿我的脸,有人模仿我的面。
多年后,这场原本属于康师傅与统一的商业撕逼大战在抖音直播间找到了现实映照:
山寨“鹿晗”、翻版“小杨哥”、像素级“二百者也”等一众山寨网红都在抖音直播间找到了自己的新领地。

▲ 图源:抖音

尤其是山寨“鹿晗”——鹿哈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场场同时在线10万+的火爆人气,一个月数千万的带货成绩一时令人错愕。
一时竟分不清到底是明星本尊来了还是山寨的太过逼真,也不知道“赝品们”在努力扮演的别人人生里是否找到了自洽的逻辑。
虽然围观者不过是从中寻找一份猎奇的快乐,但网红“赝品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借你脸,混口饭。
这像一场行为艺术共创,“表演”的双方都很默契,没有人深陷其中。

鹿哈带货,卖爆直播间
不止AI主播抢了真人主播的饭碗,鹿哈也“抢了”鹿晗的饭碗。

▲ 图源:电商行业

最近,#鹿哈直播带货#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30分钟销售额超80万,近30天带货3000万,直播带货量排抖音总榜第二,甚至超过了不少明星主播。

▲ 图源:微博网友

有网友在话题下评论,喜欢鹿晗,希望不要带货,害怕偶像翻车。
言辞之恳切让我一时难以判断这位粉丝到底是恶搞还是真看花了眼。
但无论如何,鹿哈带货真的火了!
进入凌达乐(鹿哈本名)的抖音直播间,标志性的黄色中分发型,白皙的皮肤确实像极了鹿晗本尊。

▲ 图源:抖音

但不同于明星们的高冷、距离感,鹿哈直播带货时,十分卖力、谦卑、放得开:
一口一个“各位哥哥姐姐”的叫着,经常对网友微笑点头鞠躬,对于网友们建议他吃慢点。他会说,大家不用担心我,这是我的工作。
一口炫一个奶枣、三口一个竹笋、大口炫凤爪.....这是经常刷到他直播的网友每次都会看到的画面。

▲ 图源:抖音

对于这些在他口中看起来十分美味的零食,有网友评论说:这个奶枣我吃两颗都觉得很腻,他居然能不停地吃一晚上,真的佩服。
如此卖力也得到了回报。凌达乐的直播带货销量及销售额一直呈指数级上升趋势,销量从3月28日的2.5万到5万增长至4月26日的10万到25万;销售额则从75万到100万增长至100万到250万。
对于粉丝只有420万+的凌达乐来说,场场10万+的观看人数以及如此高的销量,已经属实难得。
从鹿哈到凌达乐,这位靠山寨走红的网红终于在直播带货里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这并非鹿哈第一次出现在舆论中心。去年7月,鹿哈与黄子诚、易烊干洗、王二博、权酷龙、王俊卡、林俊绝组成的山寨组合ESO因种种恶搞行为第一次风靡全网。

▲ 图源:微博

但频频碰瓷真顶流遭到了舆论反噬。尤其是去年8月在和ESO录制完一期综艺后,杨迪公开发声,希望节目组能剪掉相关画面,不希望山寨们拿别人的身份来为自己牟利。
终于在各种争议中,鹿哈发声讲述了自己草根的人生经历,并表示不会再蹭鹿晗的流量,从此之后做回自己——凌达乐。

▲ 图源:凌达乐微博

只是从如今的结果来看,虽然名字改回了自己,但凌达乐的直播间里从造型到行为处处充满了鹿晗的影子。
就像他曾经所说,不敢把大家称作“粉丝”,只觉得大家就是关注了一个搞笑的人。
凌达乐十分明白,直播间的流量大多因鹿晗而来,或许内心十分想做回自己,但想要获得关注,鹿晗早已是凌达乐逃不掉的“魔咒”

“赝品”网红,攻占直播间
如果说长得像明星、网红是一种运气,那模仿就是一种能力和天赋。
就像凌达乐所说,不是所有模仿者都有收获,模仿了有人看就是一种成功。
但在我看来,这种“成功”踩在别人的流量之上,更建立在本尊的宽容之上。
对于鹿哈从去年爆火到如今入局直播带货,本尊鹿晗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态度,从未发声。
或许正是这份宽容,让“赝品”网红们得以大肆在抖音直播间上演一幕幕的魔幻现实,呈现一幅幅群魔乱舞的景象。
鹿哈之外,上亿粉丝的疯狂小杨哥也有着一个来自平行宇宙的自己——暴躁小鹏哥。

▲ 图源:抖音

同样作为一对双胞胎,暴躁小鹏哥从穿着打扮、抖音主页,就连直播间布局都全面向疯狂小杨哥靠拢。
甚至拍的视频段子也同样走疯狂小杨哥的搞笑风格。
在他们的抖音评论区,不少网友表示,真要打官司,你不一定能赢啊。

▲ 图源:抖音

虽然仅有2.3万粉丝,但一场直播近1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足以证明猎奇本身有多大的流量价值。
不少围观者发出“平行宇宙”的调侃,甚至给出三只羊律师函警告。
但更多网友则真诚给出建议,没必要模仿,做你们自己可能更加帅气,追求个人独特性比较有意义。
但对于网友们的质疑,暴躁小鹏哥似乎并不在意,也并不认同网友们的质疑。
有粉丝为此跑到小杨哥直播间“告状”,但小杨哥则回应称:模仿没事儿,只要能搞笑有创新就行,一比一模仿没有出路。
可以看到,抖音数以亿级的用户数量,见证了网红的多样性,同样见证了网红的统一性。
如果说鹿哈、暴躁小鹏哥的模仿还可以用“长得像”予以搪塞,那千万粉丝网红@二百者也的模仿者@三百者也则没有了任何可以掩盖模仿的理由。

▲ 图源:抖音

从名称到定额探店的模式,甚至@二百者也那标志性的红色T恤都在@三百者也的视频里得到了完美复刻。
仅靠这种像素级的模仿,@三百者也获得了118万+的粉丝。
当然,靠模仿成名的当然不止网红们,更多的来自明星群体,从周杰伦、赵丽颖到杨幂、迪丽热巴,不少人将模仿运用到极致。
甚至周杰伦的“盗版”“雍杰伦”,除了模仿真周杰伦的凹造型、语气神态,连其副业变魔术也学得炉火纯青。
网友们从调侃中获得欢乐,模仿者从模仿中博得关注,这是一套难得的闭环逻辑自洽。
只是这种“平衡”很容易在商业因素之下被打破,毕竟利益面前,真假必现。

谁在制造“赝品”?
商业时代,任何东西都在商业化。
当颜值成为一种经济,一张有商业价值的“脸”自然逃不掉被模仿的命运。
这其中有诸如凌达乐、暴躁小鹏哥之流的主动为之,也有诸多被动的模仿者。
比如“江西小马云”范小勤因偶然的一张照片被马云转发,从此被流量裹挟,跻身顶流。
网红机构、生意人,各怀心思的路人也纷至沓来。后来“小马云”被带到全国各地,以吃大餐、住豪宅、漂亮保姆贴身照顾为噱头来换取流量,甚至还参与一些商演、在一些网络大电影里露脸。

▲ 图源:微博

审丑也好、玩梗也罢,任何难以理解的宏大娱乐命题之下都可以用赤裸裸的真金白银进行诠释。
说到底这不过是商业包裹下的流量生意。
时至今日,山寨明星、网红的商业路径已经从十几年前承接各种商业演出、演唱会、品牌代言、电视栏目变成了在直播间讨要打赏、卖货。
“鹿哈”凌达乐的一场直播带货可以收获佣金数十万,“山寨赵丽颖”仅靠一场直播便可以收获上百万打赏......
巨大的商业诱惑让许多有“天资”的人纷纷涌入模仿明星网红的赛道里。
从多年前的“山寨明星艺术团”到如今靠模仿著称的达人加入公会、MCN机构,甚至“鹿哈”凌达乐还成立了长沙凌达乐文化传媒公司用以经营自己的直播、演艺事业。
他们也早已不再只是镜头前纯粹扮丑、搞笑只为“搏君一笑”的一个个个体,而成为一条巨大产业链上难以忽视的主流群体。
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和真网红、真明星一样,“赝品”网红、明星同样是商业生态里一个正常的经济现象。
生意的本质都是人性。“赝品”网红同样如此。
他们依附于明星、网红,又用极度娱乐化的方式解构着网红、明星,让那一个个触不可及的人以大众想要的方式出现,最终搏的流量,赚得金钱。
只是“赝品”们毕竟有着天生的“得位不正”属性,如何维持与正主微妙的和谐关系是一个大问题。
毕竟稍有不慎,替牛清理残炙的苍蝇也有被一尾巴拍死的可能。
如何在模仿中创造属于自己的艺术生命力才是王道。
正如凌达乐所说“模仿鹿晗这么久,我把我的名字和长相都放下了。有时候我也很迷茫,感觉已经不知道我长什么样了。”
毕竟生而为人,自我认同不止是个哲学命题,更是个现实问题。
谁都不想成为谁的替代品!
谁也不能成为谁的替代品!
参考资料: 
1.电商在线:登上抖音总榜第二,谁在看鹿哈直播带货?
2.南风窗:鹿哈来了,易烊干洗也来了
3.南风窗:借你脸,吃口饭
4.腾讯网:“鹿哈”直播间大嚼凤爪!一个月带货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