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直播切片生意,何去何从?

#视频直播# 2023-12-15 11:23 69人围观 视频直播

直播切片卖货很早就有了,不过那时候更多是野生的、无授权的,当主播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将这些层出不穷的切片直播账号封禁时,便开始开放授权,实现合作共赢。近日,直播切片生意更是被推向了台前。
据悉,4月14日,疯狂小杨哥旗下聚焦于达人短视频内容分发的“众小二”App,正式上线了各大应用商城。“众小二”App链接头部主播和用户,符合条件的用户可以通过学习考试的方式,获得主播的授权,在完成一系列流程后,用户可以将主播的直播片段进行二次加工剪辑,并发布在自己的账号上,同时挂上商品链接获取收益。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三方受益的生意
从“众小二”App内显示的信息来看,除了疯狂小杨哥以外,交个朋友、郝邵文、朱梓骁、辛吉飞等抖音头部主播/直播间均已入驻,但目前只有辛吉飞和朱梓骁开放了直播切片授权。从表面上看,直播切片授权的确是一门三方受益的生意。
对于主播而言,大量的直播切片授权帐号不仅有利于维持自身在平台内的热度,其还能获得佣金分成。据悉,小杨哥每月可以靠授权切片赚取佣金收益1600万元以上,其中600万元是分给下游直播切片的合作达人,1000万元收益则归属机构。
对于想入局的达人而言,直播切片算是一种相对容易赚钱的方式。首先,达人获得授权的门槛不高,带货KOC的账号只需要超过1000粉丝,满足开通橱窗挂小黄车带货的条件,同时遵循机构规则,就可以开启这门生意。其次,明星、网红本身拥有非常庞大的流量基础,且他们卖的商品不仅价格实惠,品质还有保证,对他们的直播或者视频进行二次创作,则省去了达人们选品和卖品的难度。
最后,IP直播切片生意的发展前景广阔,达人们从中获益许多。据小杨哥在不久前的合肥发布会上透露,2022年共有11000多人获得了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人均收入17000元;316个品牌通过切片带货销售额破百万;预计2023年,授权账号和人均收入都有望翻一番。另外,对于品牌商家而言,越多的直播切片授权账号也意味着更高的商品曝光和销量。

做内容并非易事
从上文来看,直播切片似乎是一门还不错的生意,但达人们若真的想将其视为一项长期发展的职业,则并非易事。
一来,好内容难做。达人在挑选主播的时候,虽然主播的粉丝量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流量,但这并不是绝对的。事实上,直播的内容才是关键。目前抖音里出现比较多的切片视频,除了疯狂小杨哥就是东方甄选、交个朋友等,他们的直播都有一定的内容,比如董宇辉的讲课、罗永浩的脱口秀、疯狂小杨哥极具个人特色的搞笑内容等。
这些切片视频本身具有一定的看点,所以才能吸引用户的眼球,但如果只是单纯的商品叫卖片段,其获客能力并不会太强。可以说,主播本身需要有较大的热度才能将流量吸引到直播切片授权账号上,但热度只是其中一个方面,主播的直播效果才是促进流量转化的关键。
二来,切片剪辑难度大。主播们的一场直播往往持续好几个小时,达人们若想从中剪辑出有质量、有内容的直播切片,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这就要求达人们懂剪辑、会剪辑。比如,给视频增加一个含有达人自己元素的片头及片尾,或者配上自己的解说或字幕,这样能很大程度地表示视频经过了二次加工,同时,在粉丝看来也更加专业,更具辨识度一些。
因此,直播切片带货也是一门比较耗费心力和时间的生意,这门生意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达人们若想要从众多授权账号中脱颖而出,就需要一定的创意以及较高的剪辑能力,只有提炼出视频重点,击中用户需求才能达到更好的带货效果。

同质化难逃
除了内容不好做以外,随着直播切片的商机被更多的达人们看到,入局者越来越多,竞争自然也会变得十分激烈。
一是,入局的达人越多,直播切片同质化也将越来越严重。虽然主播给予了达人们剪辑并发布自己直播片段的授权,但大量账号共同在一场直播里找亮点进行剪辑,难免会产出几乎一模一样的视频,这种重复性的视频用户看得多了,很有可能会产生视觉疲劳。就像小杨哥在发布会上预计的两万多人那样,普通人想避免同质化并脱颖而出还是有着很高的难度。
另外,视频素材高度重合,很可能会被抖音平台判定为抄袭,无法通过平台审核,或者即使通过审核,也可能面临着被平台限流的风险。比如,若达人的新作品与之前的爆款作品整体近似,很有可能被平台误伤,判定为搬运。再者,包括作品方向混乱、不够垂直、视频模糊、无内容等,很容易被系统判定为低质量账号,进而限流。
二是,直播切片基本都是批量矩阵的玩法,一个达人一个号的配置,基本上没戏。很多直播切片账号普遍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账号常常因为一两个爆款作品快速增粉,但之后的作品却数据不佳。因此,即便不用自己原创生产内容,这些账号也有流量焦虑,而矩阵账号之间可以相互引流,诱导流量分类,转化精准流量,这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未来难料
达人们若想将直播切片视为一项长期发展的职业,除了看重其发展前景以外,还要考虑到一些潜在的风险。事实上,直播切片带货潜藏的问题并不少。
其一,各大平台目前对于直播切片的态度并不明朗。在淘宝这样更偏向电商的平台,甚至会鼓励商家剪辑直播的一部分,作为商品的介绍视频,这样一来更加省力,也能达到内容种草的目的。但是在抖音快手等内容平台,一旦直播切片横行,很容易破坏平台生态。毕竟说到底,直播切片抢占的是短视频种草的市场,若抖音等平台被这些内容充斥,时间一长,为了尽可能保护用户体验,平台可能会对此类视频进行限流,或者干脆进行封禁,毕竟平台至今还未表现出要发展直播切片的态度。
其二,大主播们随时都有形象崩塌的可能。直播切片本质上做的是粉丝生意,依赖于粉丝对大主播的喜爱和信任,若他们一朝“塌方”,则直播切片授权账号的运营状况也会受到影响,这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风险因素。因此,在这个网红、明星屡屡出现在法制头条和社会新闻的年代,有些直播切片授权账号开始广撒网,但凡是一些有知名度的主播,都会出现在其首页上。
其三,大主播随时都有可能停止授权,导致达人们的内容素材供应不上。以疯狂小杨哥为例,正因为其直播时笑料不断,能够吸引观众的眼球,所以平台内出现了大量搬运小杨哥视频内容的账号,这些账号利用小杨哥的流量赚取收益,但不管是选品还是售后,都与小杨哥并没有关联,这会对小杨哥的公众形象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小杨哥在前段时间已经暂停了授权,这会让那些只发布小杨哥直播切片的达人们陷入无素材可分发的困境。
直播切片带货说到底,还是一种“旧酒换新瓶”的运营方式,在众人都想要凭借直播切片带货躺着赚钱的时候,大多数人总是看热闹充当炮灰的,赚钱的只是小部分达人。而且,这门生意本身充满着许多的不确定性,直播切片带货能做多久,能否成为直播下半场的运营新路径,能否成为普通人的商机,目前来看都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