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长城汽车需要归属感

#行业动态# 2024-3-27 13:12 138人围观 行业动态

来源/司库财经
作者/庆福
编辑/嘉嘉
老板是一名霸道总裁是一种什么体验?
长城汽车正在用亲身经历告诉你:不是恋爱剧的美好,而是事无巨细的管控。
此前腾讯新闻《远光灯》报道称:春节前后,长城汽车品牌公司有多位中高层员工主动提出离职,其中至少有3位副总级别高层员工和超10位科长、部长(总监、高级总监)级干部。
长城汽车中高层批量离职的背后,一方面是魏建军的执着与强势,这种强势的性格曾将长城汽车带出了泥潭,如今,这种性格也令长城汽车陷入了人事动荡——老板野心勃勃,亟需变革,但员工们更想要稳定的归属感。

【1】两百万负债,魏建军绝地反击
与海尔、美的等国内早期成长起来的企业一样,长城汽车的成长与发展离不开创始人和他的一众将军们。
1990年,26岁的魏建军接手长城汽车,此时的长城汽车只有60名工人,主要以改装为主,公司负债200万,穷的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
但三十三年后,长城已经成果国内响当当的汽车品牌:2023年,哈弗品牌销量达715,188辆,同比增长16.00%、魏牌累计销售41,602辆,同比增长14.35%、坦克累计销售162,539辆,同比增长31.21%。


(来源:长城官网)


长城汽车的巨变源于魏建军与手下将军们的协同作战,并在两次关键节点上的互信互通,将长城汽车从死亡线的边缘拉了回来。
第一次危机发生在1993年,在轿车因生产质量不过关而被叫停后,长城决定将未来放在皮卡车型上,推出10万元的皮卡产品迪尔。靠着低价耐造,仅在1998年,长城皮卡全年销售就达到7000余辆,成为全国皮卡市场销冠。
长城皮卡市场销量很好,但隐患依然存在。彼时车企普遍采用“代销制”,代销商赊账拿货赚取佣金,一旦代理商卷款跑路,长城一分钱都得不到。
已被魏建军提拔为营销总经理的王凤英,力主采用家电领域的经销商模式,即经销商先交钱,才能提车,提车后自己定价卖。
经销商模式改变了汽车销售的诟病,稳固了长城的现金流,为长城日后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弹药储备。
第二次危机源于长城转型,继续轿车梦,还是转型生产SUV。魏建军始终有一个轿车梦,但王凤英更清楚年轻消费群体的喜好,“空间更大的SUV将会成为年轻人消费主流。”
最后在王凤英的坚持下,长城停下了砸了100亿的轿车业务,深度打造SUV车型。正是凭借哈弗旗下的系列SUV,长城在国内外市场大杀四方,仅哈弗 H6累计91个月位居销量冠军,全球销量超过300万辆,被称为国民神车。
此后长城相继推出WEY品牌豪华SUV、硬核越野坦克系列。以至现在,一提到长城汽车,消费者第一印象便是SUV。

【2】将相离合,长城汽车人事浮动
33年间,长城汽车从一家保定小作坊成长国民汽车的领导品牌,靠的是魏建军与王凤英等将领们的同心同力。但随着长城的发展,这种默契正在分崩离析。
“长城汽车能挺过明年吗”,近几年,即使在坦克系类大火的当下,魏建军总是陷入生存焦虑。为了能够更快发展,魏建军指出了核心问题——人才,并表示:只要找对人,才能做对事。
而这也在说明,魏建军似乎对他的将军们有所不满。因此在2020年,长城进行了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推出轮值总裁制度,1979年出生的裁孟祥军任首任轮值总裁。
此后,跟随魏建军的老将们相继出局:
2022年7月,王凤英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并在几个月后出任小鹏汽车总裁;
在长城汽车工作近20年的袁占成,辞去长城汽车销售副总职务后,于2023年2月加盟江淮汽车;
2023年5月25日,长城欧拉沙龙品牌总经理文飞因身体原因辞去相关职务;



(来源:互联网)


据腾讯新闻《远光灯》报道称:2024年春节前后,长城汽车品牌公司(包含哈弗、魏、坦克、欧拉等品牌)有多位中高层员工主动提出离职,其中至少有3位副总级别高层员工和超10位科长、部长(总监、高级总监)级干部。
极高的离职率,一方面是组织结构调整后的无奈离开,但另一方面则是员工与公司间的不信任。
据报道,此前魏建军和管理层有着明确的分工,魏建军主抓产品和技术,王凤英主管销售营销,双方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前者甚至戏称后者为“我的野蛮女友”。
但如今,魏建军与公司管理层之间的信任被打破,有相关媒体采访长城汽车员工表示:董事长已经不信任我们了。
目前在长城汽车内部,魏建军不只是盯着技术和生产,而是变得事无巨细,从公司战略到营销传播,长城汽车内的所有事情,魏建军都有做决定。

【3】矛盾激化,继续奋斗还是归属感
长城汽车的人事动荡与其说是魏建军高压下、绝对服从的部队文化,更不如说是老板与打工人之间的天然矛盾,魏建军需要的是销量和业绩,高管们需要的是长期的归属感。
军人出身再加上老板身份,魏建军对目标有着天然执念。
2021年,魏建军提出长城汽车2025年的战略目标:到2025年,实现全球年销量400万辆,其中80%为新能源汽车,营业收入超6000亿元,未来五年,累计研发投入达到1000亿元。
成为全球化车企是长城汽车的未来蓝图,但市场对长城汽车的认可度没有魏建军想象的高,2021年至2023年长城汽车销售量分别为128万辆、107万辆、123.1万辆,远不及预期目标。
而比亚迪、奇瑞、吉利均呈现增长,三者2023年销量分别为302万辆、255万辆、188万辆。
对此,从目标出发的魏建军将长城的失利归结为“小富即安”,在SUV等细分领域过于安逸,并希望长城汽车能够回归汽车主航道。
在魏建军看来,主航道的标志是主品类、主价格、主级别、主风格。这也意味着,长城汽车在业务上要放弃以往“低价格”、“高性价比”、“SUV”的标签。



(来源:互联网)

与老板为了达成战略目标而制定的激进想法不同,不论是嫡系的王凤英还是新入职没两年的职业经理人,他们没有魏建军“荡平八荒”的雄心壮志,更想要的是公司给予的归属感。
以王凤英为例,在富中文网公布202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榜单众,董明珠与王凤英位列前两位。
商界地位相差无几,但个人收入却大相径庭。据数据显示:2021年王凤英的年薪为551.41万,无任何长城汽车股票,而董明珠年薪为1098万元,此外还有4448.85万股格力电器股权。
而在2019年,长城汽车曾经提出股权激励方案,王凤英可以获得330万股的限制性股票,但最终该方案被股东大会否决。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在司库财经看来,长城汽车的人事变动,不是清除异己、为家人上位铺路的狗血剧情,只是现实的老板与员工之间的矛盾。
当公司业绩不理想、业绩不达标时,魏建军需要大刀阔斧改革,提振整个销售量,去实现自身价值,但对于长城汽车的将军们来说,他们更需要实实在在情感与利益的归属感,但可惜,魏建军和长城汽车从未给过。
在《教父》中,面对寻求帮助的包纳萨拉,柯里昂直接问到:“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的不尊重我,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教父”,在教父看来不是因为你叫我一声教父我才保护你,而是我有能力保护你才让你叫一声教父。
同样对于长城汽车的员工来说,他们需要的是迟迟未来的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