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普通人于文亮的“互联网变形记”

#视频直播# 2023-12-10 13:24 69人围观 视频直播

作者|刘一霖
编辑|胡展嘉
运营|陈佳慧
出品|众面(ID:ZhongMian_ZM)
互联网对“普通人”的改变可以是摧枯拉朽式的。
10月上旬,抖音素人网红“普通人”于文亮“10天涨粉百万”频上热搜,一个月不到,他迅速掉粉40多万,大家开始说“他才不是普通人”。
大起大落,直观的体现在平台粉丝量和舆论风向上。
他的头像变成了纯黑色,主页背景也从梅卡德尔乐队赵泰和门棋的现场图,换成了纯黑色。社交媒体账号隐入纯黑色,是当代年轻人表达失落现状和情绪的表征。不过最受关注的,是他将ID名“于文亮”换成了“carnation”,将简介中的自我宣言“不接广”改为了“天天开心”,对此大家的解释是,“不想掉粉太多”和“准备捞钱了”。

▲图:于文亮抖音主页已经变成黑白色

他尝试过回应,11月1日结束第一次直播后他在自己的视频评论区说:“今天吃晚饭的时候突发奇想 没有想到这么潦草的和大家见面…我会用心的创作 不负支持我的人 也证明给我诋毁我的人的看 最后 实话是我看到了蛮多礼物哈哈哈哈 很开心 谢谢大家 天天开心 晚安”(原文无标点),之后这条评论不可见了,他和他的纯黑头像一样,陷入寂静。
网友在“于文亮”前加了不少标签,“普通人”是最乐于常见、且不刺眼的,于是他成了一个名词,“大家都是于文亮”,但一旦标签上附着的幻想出现裂痕,他又在一夜之间被推倒,陷入沉默,回归“普通人”。
网络可以造神,也可以让神走下神坛,于文亮绝不是最后一个被互联网名和利改造和变形的“普通人”。

1、爆火,普通人走进流量名利场
于文亮11月发布的几乎每一条视频评论区里,都会有网友问,于文亮到底怎么火的?
乍一看的确令人费解,一个复读高中生,惯用的拍摄手法是旋转镜头然后怼脸来一个慢动作,十秒钟左右的视频,配文风格是初恋伤痛文学和鸡汤感悟,抖音上这类风格的年轻人并不少见。
细究下去,似乎又能察觉到于文亮爆火的底层规律。
于文亮与精致逆行,呈现自己真实的一面。没有剧情,没有美颜,没有带观点节奏的“三无”博主。他几乎每天都会在抖音上发布短视频,以有些“咋呼”的节奏,多则十余条。早在之前,粉丝会喊他“叔”“哥”,“黑皮体育生”的标签最早生效并被传播。在于文亮粉丝量不到500就刷过他视频的网友表示,“能整活”是其当时对于文亮产生的模糊印象。
网友和媒体给他打上“普通人”的标签,直接将其推向爆红。评论区里,网友开始了自发的“二创”,发出自己的自拍并配文称“要不是于文亮(给我的勇气)我也不敢发出来”,又或是感叹于平台终于回归了“普通人”的“记录美好生活”。
普通又自信,这没什么问题。
黑皮体育生的青春活力,配上qq空间的文案风格,读书不算乖巧的高中生视角,就能占据一大群高中生和大学生的首页推荐。他更像是一个社会的“平均数”,算不上帅,没有各种title傍身,每个人都可以在于文亮这里看到自己的模样。
他说,“别说自己差了 我可不这么觉得”,一句很普通的话,但迎合了类似于“与素颜和解”的流行叙事,接受自己的普通,勇于展现自己的普通,并给予普通的自己以肯定,“普通人文学”像是一剂互联网强心剂,大家在这里寻求认同,并找到“救赎”自我的法宝。
他时常在视频里“发疯”, 视频无厘头也无意义,场景时常在球场,在宿舍,在教室,在餐馆,充斥着青春与躁动的气息。他会拍摄自己靠着车窗唱跑调的歌,在电动车上和朋友大喊。
不被归类为工具人、打工人,也不被套进是否有用的评价体系,随意随性的状态,大家都向往。当代年轻人从现实抽离短暂喘息,在“狂欢”中消解无以名状的复杂情绪,这些抽象的自我表达,也许是吸引于文亮粉丝“上头”更深的意涵。
他时常会用图片集串联视频,或是运镜换视角,结尾用虚化滤镜和慢动作,快慢节奏切换,给观众情绪释放的时空,这也是大家质疑他有编排的“力证”。10月12日于文亮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中,他说,自己没有团队,全部设备是一台二手苹果手机,每天拍摄的内容也是“完全随机”。
于文亮的火当然离不开网友的创作和想象,后来的故事大家也多半有所耳闻。
10月中旬有主流媒体发布一篇《十天涨粉百万!粗糙而真实的“普通人”于文亮为何突然火了》将其推向了更大的流量池,“粗糙而真实”的“普通人”与主流价值观形成某种不约而同的合谋,积极、正能量。
尽管不完全是他的状态,但“于文亮精神”还是被网友高举起来。

2、人设与急转直下式的“塌房”
“那就一起圈(钱)吧”, 他说出了足以反噬他的话。
这是他第一次开播,于文亮收到了满屏的礼物,这让他笑得合不拢嘴,结束后他直言“实话是我看到了蛮多礼物哈哈哈哈 很开心”。
这一段直播切片传播得比以往他任何一条视频都快,不少人是从“于文亮人设崩”“于文亮为什么塌房了”开始认识于文亮的。11月的前天,他开了10次直播。即使只是在直播间无所事事,也会不断有粉丝刷礼物和留言。在一些直播切片里,有人发现“疯狂小杨哥”给于文亮刷了“嘉年华”。
于文亮似乎决定直播下去,他谢谢了大家送的礼物并说“基本弄明白了规则…聊聊天我也很开心”。但这条评论也不可见了,他可能没有预料到网友的反应会如此汹涌,有人发来了威胁信,“捧”和“杀”的转向发生在24小时内。

▲图:直播中的于文亮

他有点不知所措,11月21日发布的旅游视频里,于文亮的妈妈评论说自己生病了,网友很快发现,妈妈评论的IP地址在浙江,于文亮在浙江旅游,但其妈妈在山东家中,这让人猜测是不是于文亮本人发的这段话。
让渡部分隐私,试图寻求粉丝谅解的办法看起来收效甚微。
大家转头将注意力放在他并不便宜的运动鞋,视频中抽烟,以及言行不一上。也许于文亮不得不认清的是,这群曾经举起他的粉丝们,在感到“欺骗”后会决绝地将他重重摔下,互联网不缺可供他们追捧的人。
网红是社会的消耗品。
学者董晨宇分析从素人到网红,通常是分四步走的规律,即“红”“黑”“劝”“凉”,于文亮走红的逻辑与其基本相似。他的确是一个努力且有天分的创作者,发帖频率高得如同“长”在抖音上,会使用剪辑技巧、热门氛围滤镜和背景音乐,十秒左右的视频不太费劲又能满足观众观看欲。
他和其他走红的素人一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爆火,也很难做出行动快速捕捉与变现。更遗憾的是,乐极生悲,覆水难收,他给网友提供了难以驳倒的黑料。此外,网友还会把“塌房”的于文亮与冬泳怪鸽联系在一起,以此形成某种对比甚至拉踩。
评论区也出现不少劝架网友,但难敌四起的批判与阴阳怪气,“劝”的拉扯在于文亮这里并不明显,墙倒众人推。如果他不出差错地转型为网红新秀,或许就如评论区说的“女有海苔咪,男有于文亮”,至少能实现短期稳定地产出和变现。
现在于文亮的视频,播放量回落到2~3万,评论热度第一经常是“辞工的爸,生病的妈,威胁的妹,游玩的亮”,他的辩解被转化为讽刺。之前评论区鼓励普通人自信的氛围也荡然无存,“要不是于文亮我不会发出来”“那你别发了”。
网红的流量泡沫会在顷刻间消散,他又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一个有些小点子,大大咧咧的复读高中生。

3、围墙内外的素人走红悖论
与明星艺人在公众面前拥有稳定的人设和叙事,以及滴水不漏的公关处理不同,素人走红离不开他的身份和日常生活。比如于文亮是体育特长高中生,“挖呀挖”黄老师是幼教,海苔咪在韩国半工半读,他们的创作内容通常离不开日常生活。
但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并不能做到无可指摘,会有瑕疵有欲望,争议则不可避免。素人走红就如潮起潮落般,大家熟知的,“你这背景太假了”疆域阿力木,“荒漠屠夫”惠然,喊出“奥力给”的冬泳怪鸽,“笑拥了”等口音梗的来源完颜惠德,也包括丁真、钟美美…
他们通常在有一定流量之后,受到平台和媒体的关注,粉丝持续增长,开直播,入场直播带货或者接一些商业广告成为惯常套路。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流量总是稍纵即逝,素人必须快速做出反应。除去有创作能力沉淀下来的素人网红,能留下来的则是与政府合作成为代言人比如丁真和阿力木,更多的则是经不住网友放大镜的深扒细挖,被重重拍在岸上,又被卷进海里。
网红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一种速食品,没有一定的资源积累或是MCN公司的操盘,突然走红的素人会被“消费”然后被抛弃。大众捧起一位又一位似乎能代表他们的普通人,将其奉为精神领袖,或是当作精神寄托,成为供给粉丝幻想的燃料。
于文亮塌房的关键也许在于其前后言行的不一致,如果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习以为常,但在互联网上,人总是非黑即白。网红需要和粉丝一起搭建人设的围墙,将真实的自我隐藏在围墙内,而围墙外则是光鲜体面,符合大家期待的模样。
“造神”和“斗神”两种思维在互联网上轮番上演,美丽和帅气,富裕且体面,是社交平台的“神话”,大家争相追逐,渴望成为其中一员。
但不多时,一定会掀起一阵“反精致”运动,斗争风潮的对立面,即使这样并不能实现自我解放,但似乎是露出水面大口呼吸的一次有效挣扎。
素人走红并非是一场虚无的梦,“普通人”于文亮浮出水面,大家在其评论区寻求交流,渴望支撑,快速聚集搭建起一个“乌托邦”,折叠的几十条留言中都是鼓励与赞许,在好坏对错的喧嚣中收获几秒钟的欣慰与力量,这也是现实世界的魔法时刻。
现在他将自己的简介从“天天开心”改为“抽象一发不可收拾”,在新发布的“会有新的人替代我 带给你快乐”的视频中,他依旧赤裸着上身,和父亲在家里踢足球。他只回复了一条留言“于文亮拍视频最大的收获就是把烟戒掉了”,他说“没戒掉 抱歉”。
在“于文亮精神”和“虚伪于文亮”的高喊里,大家还没有将自己的目光挪开。
素人走红到沉寂伴随着宿命感,但他确实击中了某些时代情绪。爆火前夕,他发布了一条视频“阳光洒肩头 仿佛自由人”,是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阳关洒在脸上,他有些激动,于是拿起手机将后置镜头转向自己,咧嘴大笑。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