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被“全网封杀”的斗鱼一姐复出!快手拔刀了

#视频直播# 2023-12-12 23:00 47人围观 视频直播

来源 | 互联网品牌官

01
陈一发复出,快手“封禁”
直播就像一座围城,有人想“退网”,有人想复出!
12月8日晚,被“永久封禁”的斗鱼前一姐@陈一发儿在快手直播间开播。

▲ 图源:快手

直播间内,陈一发重操旧业开启直播唱歌,虽然被封杀多年,但互联网的“遗忘定律”似乎并没有在她身上显现。仅仅开播几分钟,直播间便涌进了10万+人。
但显然快手并没有给她“复活”的机会,也就仅仅开播了几分钟,陈一发的直播间便因“违规”被封禁。

▲ 图源:快手

彼时,有网友查看其名为“陈X”的快手账号,近发布了8个视频作品,粉丝有4000余个。应该是刚注册不久,用来试试舆论风向。
截止目前,“陈X”已经在快手查无此人!
可能很多年轻的网友对陈一发不太熟悉,在2018年之前的秀场直播时代,陈一发曾是和冯提莫齐名的秀场顶流,在斗鱼拥有1100万粉丝,可以说撑起了彼时斗鱼的半边天。
由其演唱的歌曲《童话镇》当时在网易云一共有超过22万条评论,成为当年网易云“原创音乐总榜单”第一名。

▲ 图源:微博网友

2018年7月,陈一发遭网友举报其在2016年的多场直播中公然把南京大屠杀、鸦片战争、东三省沦陷等民族惨痛记忆,作为调侃的笑料,还把游戏人动作戏称为“参拜靖国神社”。
此举引发全网愤怒,更引发@共青团中央下场点名批评。

▲ 图源:微博

随即斗鱼平台宣布封禁陈一发直播间,斗鱼一姐就此直接凉凉,至此,直播界再无她的立足之地。
但即便如此,粉丝们似乎仍对其念念不忘,在被封禁的当年9月11日是其开播四周年纪念日,彼时大批粉丝在其被封禁的直播间赠送火箭等大额礼物、发送祝福弹幕,总额约22万余元,直播间热度一度达到324.5万。

▲ 图源:微博网友

疯狂程度令人侧目。
而此次陈一发在快手试水复出,也被外界解读为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冲淡了互联网的记忆。
但再次被封禁的结果似乎又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

02
她还能复出吗?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本没有什么讨论的空间,毕竟陈一发的言论过于恶劣。
但除了无脑粉丝的疯狂支持,其实网络上也有一些理性的探讨:
关于劣迹艺人、主播应该无限期封杀吗?因为从以往的惩戒来看,污点艺人基本上是全面封杀的状态,不用劣迹艺人,已经成了行业共识。

▲ 图源:知乎

人们给出的理由也十分直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但有些错不能犯!有些过错不能弥补,也弥补不了!
对于陈一发而言,她的言论本身涉及的不仅是原则性问题,从多次的“辱华”行为来看,并不是无心之过,而是清楚地明白这些言论代表了什么。
这也正是大批网友不能原谅她的根本原因。
即便粉丝拥簇,但过往的“劣迹”,恐怕也很难一笔勾销,尤其在这个鲜肉横行的年代,偶像形象一旦崩塌,被遗忘的速度快到令人惊诧。
不仅大众不能原谅,从复出的现实可行性来看,也是十分渺茫的。
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和相关行业组织多次就劣迹艺人转移平台复出发声。

▲ 图源:广州日报

先是2021年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制定《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劣迹艺人将受到协会会员单位1年、3年、5年甚至永久期限的联合抵制。
而后的2022年4月,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中宣部出版局又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提出严禁违法失德人员利用直播发声出镜。
可即便如此,陈一发在被封杀的这几年也没有停止过复出的尝试。

▲ 图源:微博网友

先是在2021年试图“曲线救国”在YouTube直播。但作为一个秀场主播,其影响力属实很难在外网掀起什么水花,虽然断断续续都在YouTube上传视频,但是播放量就几万,实在与其“斗鱼一姐”的身份不符。

▲ 图源:微博网友

后来在YouTube开播没多久,陈一发再次试水,直接出现在了斗鱼一位主播的直播间,但没过多久,直播间就遭到了违规整改的警告。
但从快手平台的“封禁”、政策的严厉性以及网友们的愤怒值来看,陈一发复出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衰落的不止秀场
随陈一发陨落的显然不止她一个顶流,还有整个秀场直播。
从2005至2013年以YY、斗鱼为代表的直播平台崛起,秀场直播迎来了一个辉煌的时代,陈一发、冯提莫、周二珂、阿冷无疑是那个时代的佼佼者。
正如布尔斯廷在《幻象》中所写:“由于名人是量身打造的,可以用来取悦、安慰、迷倒并恭维我们,可以迅速制造、迅速替换。”
从这个层面来讲,陈一发好像高估了自己。涌进直播间的不一定是粉丝,还可以是要想目睹“跳梁小丑”的看客。
 
本质上来说,秀场直播就像一座大型“情感外卖工厂”,生产“精神预制菜”,让那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暇、无力拥有亲密关系的人,也得到了片刻温柔。
但不同于带货直播,秀场直播主要是通过主播才艺、情商、互动能力来吸引用户关注,获取打赏。
但也正因为如此,让秀场直播成为了满是性暗示与灰色地带的直播空间,这也注定了浑身是雷的秀场直播很难像直播带货一样成为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除去“意外”陨落的陈一发,另一位秀场顶流冯提莫的“落寞”无疑是当下秀场直播最直观的写照。

▲ 图源:抖音

即便其在抖音直播回归首秀依然号召力惊人,但也依然难掩整个秀场直播在整个直播赛道的边缘化处境。
这一点,整个斗鱼平台的衰败就是最具说服力的注脚。

▲ 图源:微博

从11月开始,斗鱼平台因涉赌风波CEO被捕引发轩然大波,而这件事的另一面就是整个斗鱼平台业绩的不断下滑,更要命的是,平台赖以生存的大直播们纷纷逃离平台,转战抖音、快手。
比如今年8月,“DNF一哥”旭旭宝宝,在与斗鱼的五年合同期满后转战抖音。又如前斗鱼人气巨子张大仙在合约到期后于2019年8月“跳槽”去了虎牙,今年12月初又转战抖音。
对于主播来说,短视频平台有着更稳定的流量、更完备的商业变现生态,更具有吸引力。
“斗鱼们”,显然已经成了时代的弃子!
从才艺秀场到电商直播,虽然分属不同的直播赛道,但如今崛起的“东方甄选式直播”在给电商直播注入新的能量的同时,也让秀场直播看起来像个旧时代的产物。
你可以将“斗鱼们”的衰落归咎于没有跟上直播风向转变的步伐,但从陈一发当年的言论风波以及如今引爆的涉赌巨雷来看,斗鱼的“悲剧”不止被时代抛弃,还在于其当年自己种下的“因”。
陈一发的“结局”早已注定,人们唏嘘的是,斗鱼这个曾引领直播崛起的王者,在直播最辉煌的时代恐怕也要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