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月售百万元的“咕卡”套装,如何成为10后社交货币?

#视频直播# 2023-12-13 15:20 59人围观 视频直播

 
“咕卡”有多火?
在小红书上有超过61万篇关于“咕卡”的笔记,浏览量达到2.5亿;抖音“咕卡”话题播放超过24.5亿次。

以去年风靡互联网的“飞盘”和“陆冲”作为参考,截至发稿,二者在小红书和抖音的话题浏览量均稍逊“咕卡”一筹。
简单来说,“咕卡”就是用各式各样的贴纸来装饰一张卡片,和80、90后们在童年时代把贴纸贴在书本课桌和各种家具上的行为如出一辙。
 
如今,这种原始的爱好已经演变成了一种文化,在10后中盛行。
 
简单的贴纸升级成一整套精美的工具,由贴纸、咕盘、镊子和链子组成,价格也从几毛涨到几块到几十块钱不等,抖音上一款19.9元的咕卡卖出约200万销售额。
 
那么,“咕卡”有什么魔力?是如何在10后中走红的?“咕卡”背后有哪些生意经?

万物皆可“咕”,“咕卡”是如何走红的?
 
“这是透明咕卡盘,这是渐变咕卡盘,这是渐变加闪粉咕卡盘……”
 

 
年仅11岁的格姐在抖音号“格姐成长日记”中详细科普了什么是“咕卡”,其图案之精美,种类之繁多,让不了解“咕卡”的网友们大为震撼。
 
格姐告诉新榜编辑部,目前这条视频播放量已经超过1500万,获赞超18万,是这个1.4万粉丝账号目前播放最高的爆款。
 
视频中,仅仅是“咕卡盘”便有不同颜色、风格和形状等十余种,贴纸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有常规款、古风、校园风和节日限定等不同款式。
 
根据她的介绍,可以总结出“咕卡”三大步骤。
 
第一步——撕:把咕卡盘表面的一层保护膜撕掉,再用专门的工具小镊子“稳准狠”地把图案从贴纸上撕下来;
 
第二步——贴:把撕好的图案贴在咕卡盘上,发挥想象力将图案进行排列组合,再用笔画上装饰;
 
第三步——串:为咕卡盘串上一条彩色的小链子,这最后一步也是点睛之笔,这样“咕卡”才能便于展示地挂在书包上、墙上、钥匙链上。
 
评论区中有网友晒图表示:“我都是咕防盗门。”还有网友评论说:“哥哥小时候把电视屏幕上咕满贴纸,妈妈回家咕哥哥屁股上好几个鞋印子。”
 
不难看出,很多网友虽然不玩“咕卡”,对贴纸这一爱好却并不陌生。

 
实际上,“咕卡”起源于韩国饭圈,粉丝们常常买来偶像的贴纸精心贴在卡片上,“咕卡”一词便是韩文中“贴卡”的音译。
 
2022年堪称中文互联网的“咕卡”元年。
百度搜索指数显示,在2022年之前,关于“咕卡”的搜索指数为0,2022年“咕卡”的搜索指数呈波动上升趋势,并在年末达到顶峰,2023年年初再次迎来小高峰。
 

图源百度搜索指数
 
因为样式精美、制作过程解压,“咕卡”相关内容成功掀起一波流量高峰,大多来自手账和生活vlog博主。
 
比如抖音粉丝482万的“青年艺术家o手账”发布多条“沉浸式咕卡”视频,单条最高获赞超74万;小红书博主“宋阿婆的小卖部”做了半人高的Plus版“咕卡”,互动量破30万。

图源抖音“青年艺术家o手账”,小红书“宋阿婆的小卖部”

“咕卡”还成功引发了头部达人和明星的好奇心,纷纷进行“咕卡体验”。
 
服装品牌主理人“我是你的cc阿”在抖音发布的咕卡视频获赞超百万,女演员祝绪丹在小红书晒出自己的“咕卡”作品,获赞超9万。
 

图源抖音“我是你的cc阿”,小红书“祝绪丹Bambi”

渐渐地,“咕卡”演变为万物皆可“咕”。卡砖、麻将、手机壳和耳机壳等和亚克力板有相似属性的东西,都成为被“咕”的工具,甚至连桌子和马桶盖也能成为超大号“咕卡盘”。
 

图源抖音账号“丁丁呀”


单品销售额近200万,“咕卡”背后的生意经
 
“我最开始是刷到‘咕卡’的视频,就让妈妈给我也买了。”格姐说。
 
她去年在抖音被种草后入坑,随后自己做的“咕卡”教程视频发布后,引来大量网友求链接。格姐的妈妈透露,最开始是给网友们发淘宝的链接,后来才发现,其实可以直接在视频里挂小黄车。
 
不同于格姐妈妈的后知后觉,一些商家早早发现了商机,仅靠“咕卡套装”便实现了销售额破百万。
 
这些账号粉丝往往不高,靠精美的“咕卡”视频进行引流,万粉上下的文具垂类小号展现出惊人的带货爆发力。
 
比如抖音粉丝量仅1.6万的“柒柒日常文具店”,一款19.8元起的咕卡套装卖出10万份,预估销售额超200万元。

新抖数据显示,近30天内“咕卡”相关商品的预估销售额在百万元以上。

据新榜编辑部观察,全套“咕卡”装备的价格集中在20~30元左右,卖家多为文具店。这个价格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往往易于接受,有一定可支配零花钱的小学生便能实现“咕卡”自由。
 
今年五年级的格姐每月有150元的零花钱,“咕卡”的消费占据近一半的预算。“我每个月得精打细算,根据贴纸和咕卡盘剩余情况买,如果剩的不多了会花个六七块钱补新的。”
 
“咕卡”爱好者们之外,家长是“咕卡”消费的主力军。
 
在淘宝月销超5000的咕卡套装链接中,买家秀大多来自家长,不少网友晒出孩子们玩“咕卡”的图片视频,“孩子很喜欢”“没有女孩子能抵挡住咕卡”等评论屡见不鲜。
 

图源淘宝店铺截图

 
格姐妈妈告诉新榜编辑部,“很多家长会把它当做孩子入门级的手工锻炼。家长是不希望小孩子一直玩手机的,做手工是一个很好的替代品,能提高孩子专注力又容易上手。我觉得幼儿园中班以上、操作力差不多的孩子就可以做‘咕卡’了。”
 
随着线上走红,学习周围的线下文具店迎来“咕卡”的消费热潮。
 
一家位于上海学区的文具店店主介绍道,目前寒假属于淡季,开学以后是旺季,进店的小学生,尤其是女生,几乎人手一盒咕卡套装,她们常常把做好的咕卡挂在书包上。
 
在远离学校的文具店中,则看不到太多“咕卡”的身影。多家位于上海办公区及核心商圈的文具店,没有售卖咕卡相关的产品。
 
“主要是小学生买得多,初中生就不怎么玩了。”某文具店店主说道。
 
为了应对小学生们的三分钟热度,“咕卡”产品不得不创新出更多玩法,常见的升级款产品有“咕卡”和奶油胶、火漆印章的结合。
 
奶油胶咕卡是使用奶油胶将立体的贴片“咕”到卡盘上,火漆印章的玩法则更为复杂,需要用火把蜡粒融化,倒入模具中冷却定型,再粘到卡盘上。
 

图源淘宝店铺“创优闪购办公用品专营”

 
格姐近期便痴迷于火漆印章咕卡,在她看来,“咕卡应该能流行挺久的,因为它有很多种形式,一开始我也没想到火漆印章也可以咕,主要是享受做手工的过程”。
 
从在家具上贴纸到有专属的卡盘和工具,童年喜欢贴纸的行为没变,但载体和形式实现了升级,由此也带来了线上线下的消费升级。
如今,“咕卡”已经成为了“10后”中的社交货币。
 
一方面,手工制作的“咕卡”能体现自己的审美和喜好,兼具收藏和礼赠两种属性。
 
格姐说,她已经做过几十次“咕卡”,有些会挂在书包上或者家里,还有一些送给了自己的好朋友。
 
在淘宝上,用价格降序排序后,最贵的一款咕卡套装价格近400元,该商品的包装更加精致,主打卖点也是送礼的不二之选。
 
另一方面,“咕卡”某种程度上是美好回忆的载体。
 
像许多80、90后一样,在没有“咕卡”之前,格姐也热衷于在床头柜和墙上贴好看的贴纸。“搬家的时候我很舍不得的贴纸,我还问爸爸妈妈能不能把床头柜带走。”
 
一条带链子的亚克力透明卡盘,让贴纸变得易于保存,戳中了小学生们的童心。
字迹会淡去,纸张易破碎,也许留住童年最好的形式,便是一张“咕卡盘”。
*头图图源:小红书账号“小熙爱吃西瓜”“Qixuer”“啵妞么么”
作者 | Bamboo
编辑 | 张 洁
校对 | 松 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