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乌梅子酱》火了,“明星制造”会成为神曲的“第三极”吗?

#视频直播# 2023-12-14 10:15 115人围观 视频直播

作者| 赤木瓶子
编辑| 把青
《热爱105度的你》没有实现的KPI,被《乌梅子酱》完成了。
2022年年底发行,今年2月骤然蹿红,《乌梅子酱》作为一首拥有一定指向性、又缺少针对性的作品,迅速吸引到各家商铺前来认领“歌名”。以往印有“乌梅桂花膏”“梅子酱”等标签的商品迅速修正定位,齐刷刷被“李荣浩的甜甜乌梅子酱”、“乌梅子酱杨小姐”等标签替代。购买评论区不乏“没吃过,但听了歌后很想试试”的买家出没。迄今,“乌梅子酱”实现3天搜索量增长200倍,淘宝热搜指数一周上升843%。截至2月27日,乌梅子酱的相关话题视频在抖音播放26.3亿次。

在收割了一轮网络流量及销量后,《乌梅子酱》引发行业思考的,除了“雅俗能否共赏”这一华语乐坛早已被盘出包浆的论题,还有一个罕见的现象,当拥有一定乐坛造诣的歌手,作品误入神曲制造的轨迹当中,会是一种降维式的流量打击,还是一次称不上多方胜利的尝试?毁誉参半的《乌梅子酱》或许能够帮我们窥见当代流媒体辅助热曲传播的进阶路径,同时也在提出一个新的思考:创作属性的音乐明星会成为短视频神曲制造的“第三极”吗?

《乌梅子酱》是怎么成为热曲“典型”的?
不管有意或无意,《乌梅子酱》都走到了短视频热曲的运营轨迹上。
“热曲”的走红并非一蹴而就。无论是早期的《热爱105度的你》《Muse Dash》《蜜雪冰城主题曲》,还是今年的《爱如火》和《乌梅子酱》,他们都有个“冷启动”的开端。
《乌梅子酱》在去年12月于音乐流媒体发布后,评论区走向正常,“全世界都知道杨丞琳的唇膏是薄荷味道了”、“老李头,结婚后净搞这些甜甜的歌”。直至2月,情人节的到来让这首拥有甜腻歌词、抓耳旋律,以及理解门槛的新鲜出炉的小情歌拥有一席之地。

据云合数据,情人节前一周,#你浅浅的微笑就像乌梅子酱#曾短暂冲上过抖音热搜,直到2月14日情人节当天,在范芽芽、乃慧、Bell玲惠等抖音千万粉丝音乐博主翻唱后,《乌梅子酱》当晚跻身抖音热搜 Top12,并开始一轮病毒式传播。从网红到明星,从粤语到日语,《乌梅子酱》被改编、翻唱了各个版本。其中由B站up“不是词神”团队填词演唱的版本,被网友评价“有张敬轩的味道”、“比原版好听”。
接着,《乌梅子酱》一周内登上QQ音乐热歌榜TOP1、飙升榜TOP2、流行指数榜TOP1;酷狗音乐飙升榜TOP5;网易云音乐飙升榜TOP4、热歌榜TOP1。有报道称其已经蔓延至线下商超、理发店。
而另外一首近期走红的神曲《爱如火》发行自去年11月,整整一个月后才开始热度发酵。创作者“那艺娜”因直播时的系列争执而收获一批抖音粉丝,后者自称“娜家军”,并对《爱如火》展开翻跳。
与游戏联动也是音乐传播的先天优势。过年期间高热度的萌系手游《蛋仔派对》中,很多音乐地图的配乐都是《爱如火》,有玩家将之设置为甩手舞BGM,无形中又加速了歌曲的洗脑式传播。据了解“网易蛋仔派对”的短视频官方账号也多次下场,发布蛋仔配《爱如火》甩手舞的视频,迄今抖音点赞量已超过214万,并号召起舞蹈KOL与玩家的跟跳,迄今#蛋仔甩手舞 话题播放超12.3亿次。此外,B站鬼畜区也不乏联动《爱如火》与《原神》《和平精英》等游戏及舞蹈名场面的再创作。

综上,无论是《乌梅子酱》的音乐翻唱区联动,还是《爱如火》借舞蹈区、游戏区、鬼畜区联动势起,短视频流量的加持外,二创氛围和热诚仍是一首神曲突破流量门槛的核心。此前《蜜雪冰城主题曲》通过B站联动线下门店破圈、屈臣氏广告曲《105度的你》通过短视频平台挑战赛玩法发酵热度等方式异曲同工。
而之所以称这些短期蹿升的热门歌曲为“神曲”,是其具备的普遍特质。其一,简单重复的旋律,朗朗上口的歌词,洗脑式传播的先决条件。其二,歌曲本身毁誉参半,具有较强的话题度。聆听门槛低,歌曲本身的深度表达缺失,反而为二次创作提供了空间。这也是《乌梅子酱》的争端开始:下沉的审美提高了大众参与“完善”的热情,也将歌曲本身推至“投机”、“追逐流量”的窠臼当中。

明星该成为神曲诞生的“第三极”吗?
音乐市场的“雅俗之争”每隔几年就会重复上演。
在《乌梅子酱》热度刚刚发酵时,乐评人丁太升的评论登上热搜,加速了这类话题探讨。22日,丁太升在一条视频中评价《乌梅子酱》,称“一进入副歌,一股浓郁的中国乡土风,掺杂着当下短视频平台的火爆元素扑面而来”,是一种“投机”做法。
事实上,关于音乐雅俗之争,早在2019年《中国好声音》节目中便已上演。彼时,李荣浩作为导师帮学员选曲网络红歌《你的酒馆对我打了烊》而引发众议,随后其在微博发表“音乐没有好坏之分”言论,称 “是因为一首歌诞生于网络并被大家所熟知,所以不管多少人喜欢,它是否也代表着低级?”、“音乐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你喜欢和你不喜欢这两种方式”、“山珍海味就一定好吗,酸辣土豆丝就一定low吗?”
曾写出《年少有为》《麻雀》等契合亲身奋斗经历作品,拿过金曲新人奖的李荣浩是被行业认可的音乐制作人,这也是《乌梅子酱》被“群起而攻”的源头。丁太升认为,“创作者应该向上突破而不应该向下兼容。向下扎根的本质是以老百姓的审美为标准创作,突破自己的极限,而不是向市场妥协”。
互联网时代,艺术外的各行各业追逐爆款几乎成为本能。相较于意外迎合市场,在这个神曲制造产业越发成熟的时代,不乏大批公司与个人,系统性地进行契合短视频审美的神曲创作,毕竟作规律就藏在过往神曲当中,分析爆款歌曲的内容取向、情绪引导和弦的走向,4536251等最常见也最容易被记忆的和弦套路公式,通过一段朗朗上口的副歌旋律线提振情绪等等。此外,短视频平台也在发力,运用平台kol搭配优质制作人及词曲作者等资源,联动影视综艺游戏等领域,试图通过音乐拓宽更多渠道。
《乌梅子酱》无疑从市场角度是成功的。一个数据对比是:此前在抖音风靡的周杰伦新作《Mojito》迄今在抖音话题播放量不到20亿次,而前者在30天里暴涨至26亿。短视频平台大批用户乐于使用其作为视频bgm。在这样的成绩背后,似乎不能够用“音乐姿态论”将创作者的热情一棒子打死,因为在创作的过程中,创作者便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取舍。

而除了努力制作“神曲”的网络歌手、教人制作“神曲”的机构与平台“两级”之外,创作型音乐人会神曲制造“第三级”吗?碎片式传播对于音乐作品而言各有利弊,周杰伦新专辑和近些年的单曲都曾为听众所不满,我们尊重音乐人在不同的创作阶段去平衡艺术与商业,也要允许乐坛多样性构成,随着聆听审美的提升,越来越多相似的探讨还将持续,我们期待乐坛在这样的探讨中日趋丰满与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