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不带货的马保国,直播卖货收入5万元

#视频直播# 2023-12-15 04:06 92人围观 视频直播

那个劝年轻人“耗子尾汁”的“武术大师”马保国,悄无声息回归了。
 
4月1日,今年已经72岁的马保国,开启了自己的首场直播带货。短短一天时间,连播六场,吸引了超过1198万人次围观。直播过程中,他一边吆喝着“练好传统功夫,要穿好鞋,好衣服!”一边不忘自己的“功夫人设”,向观众展现昔日成名绝技“接化发”“闪电五连鞭”。
 
在这场直播带货开始前,马保国从去年11月21日开始,已经陆续发布194条短视频。几乎每一条视频下,都有闻讯而来的网友调侃评论:“马老师嘴硬抗揍不讹人”“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马老师,发生肾摸事啦”——这正是马保国两年前走红网络的刷屏金句。
 
伴随着“黑红黑红”的流量汹涌灌入,曾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打败依然面不改色的马保国,延续着自己一贯的好心态,并且还向围观群众发出告诫,“年轻人不要听风就是雨”,并表示自己“心态很好”。截至发稿前,马保国抖音账号粉丝数已达到197万,近30天涨粉超过70万。
 
被模仿、恶搞、广泛讨论和争议的马保国,时隔两年,首次做起了直播带货。
 
而在两年前,他曾信誓旦旦地对媒体表示,“我没有借助炒作挣钱,只想弘扬传统武术……一天给我三十万,我也不带货”。只是,这个承诺似乎已经被马保国忘记,在最新发布的视频回应中,他表示,“感谢朋友们的支持,我72岁了,练功只是锻炼身体,不收徒弟,不切磋,在直播带货的道路上,我会继续学习。”面对争议,他则透露已将部分带货收入捐赠。

场观200万人次,收入4.95万元
"原来我也说啊,我的底线是不带货,现在我变了,我要带货,带货对厂商和网友都有好处。"4月1日,马保国在抖音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整个直播过程中,马保国十分配合,不仅复盘了自己昔日在健身房被两个年轻人偷袭的经过,表演了自己的独门健身操,面对网友“马老师打个五连鞭我就买”的评论,也大方地回应,“突破十万单,我就打个五连鞭”。
 
直播当天,马保国从早上九点多开始,断断续续开了六场直播。直播总时长虽然不到4小时,但从蝉妈妈数据上看,总观看人次达到1198万,每场的场观人次基本在200万左右。当天,马保国抖音账号涨粉超过20万,带货金额达到41.12万元,佣金收入则是4.95万元。
 
马保国回应直播争议时,曝光了自己的带货收入

其中,马保国带货成绩最好的是一款售价39元的男款T恤,贡献销售额在7.5万—10万元区间,仅次于这款T恤的是一款虾片饼干零食,单价9.9元,销售金额同样达到了7.5万—10万元区间。总体来看,服饰、零食、日用品是马保国主要带货的几个品类,但选品价格均不高,价格最高的一款益生菌保健产品,定价199元/10袋,也销售了1000—2500件。
 
对于已经近两年没出现在公众眼前的马保国而言,这样的带货成绩已经在及格线以上。
 
但从当天的直播表现来看,他对直播带货的玩法显然还不算特别熟悉,商品的讲解和带货的话术主要由他的儿子负责,马保国本人虽然也在卖力推荐,但时不时会用力过猛,比如在介绍虾片时,他夸赞这款零食“大米含量 57%,虾肉含量66%”——这显然是个低级的话术错误。但马保国颇为返璞归真的直播风格,让这些直播时的小错误意外带上了喜剧效果。
 
 
在介绍商品时,马保国甚至也学会了带上近两年的直播“流量密码”。比如,马保国会强调“我在英国的时候,穿的洋鞋,洋衣服多了”,但现在自己卖的是特步、匹克这些“国货”。
 
与其说消费者在直播间购物,不如说马保国在博用户一笑的同时,顺便带了货。
 
一个直观的反差是,从马保国抖音账号的粉丝构成来看,18—23岁的用户占到41%,24—30岁的用户也超过30%,这样一个已经年逾七十的主播,他的年轻用户比例总计却超过了70%。就像不少网友在直播间评论的,“大家都是看乐子的乐子人”“这不比德云社来的精彩?”这些只为来逗趣的用户,未必是真实消费者,但却愿意为这份短暂的快乐买单。
 

“五连鞭”小视频卖10元,销售117件
比起带货主播的身份,马保国更像是在做一门划算的“人设生意”。
 
2020年以前,马保国还是不少人眼中的“武术大师”。他自称“混元形意太极掌门人”,自创了英国混元太极拳协会,还因此收了不少外国徒弟。然而,2020年5月,当时69岁的马保国和50岁的前格斗教练王庆明,进行了一场约战,“武术大师”的人设就此翻车。
让马保国走红之处在于,切磋中,马保国几乎是用自己的脸,稳稳地接住了对方的每一拳。一分钟内,被KO了三次,但每次倒地之后,马保国都很“坚强”,快速站起来迎接下一次 KO,直到最终倒地不起。这场约战后,马保国发了一个短视频,内容是位于健身房的另一场切磋。视频中,马保国声称“年轻人不讲武德”“搞偷袭”,他“大意了没有闪”,让年轻人“耗子尾汁”——这条视频和此前的约战一同发酵,让他在2020年成为了B站鬼畜区的“顶流”。
2023年了,B站上,马保国又有再次走红的趋势
 
从“武术大师”到被群嘲的“翻车谐星”,马保国为何能完成这样的转变?
 
一方面是因为马保国的口音带着浓浓的地方特色,好自为之说成耗子尾汁,好好反思说成耗耗饭丝,什么事说成肾摸事,有备而来说成有Bear来,天然具备走红的搞笑天赋;另一方面,马保国心态好,输了切磋之后,没有找“当天带伤上阵”等行业内常找的借口,即使被打的鼻青脸肿,也依然倔强地带着一脸笑意解释。这在部分用户眼里算得上“玩得起”。
 
2020年年底,《人民日报》发表评论认为马保国走红事件是审丑文化,是应该结束的闹剧,评论一出,马保国随之被各大平台封禁。但去年以来,他逐渐在抖音、快手、视频号开设了新的账号。在4月1日的抖音直播中,马保国首次尝试了直播带货,但这其实并非他首次尝试将自己的流量变现——在此之前,他已经在快手开设过小店,也做过付费视频。
 
电商在线留意到,在马保国的快手账号上,有一个标价10元的付费内容,是一套目前更新到第五集的“五连鞭”演示视频,已经销售了117件。而此前,马保国也开设快手小店,主要售卖一些零食,销量达到近4000单。但4月4日,记者再次查看其快手账号时,马保国的快手小店已经无法找到。和做付费内容、分销货品相比,直播显然变现效率更高。
 
 
然而,靠着搞笑人设、流量变现,马保国能成为抖音新的顶流吗?从4月1日直播当天,马保国直播间被屡次封禁、重开,断断续续开了六场来看,平台如何考虑搞笑直播和审丑文化的界限,这或许得打上一个问号。而对于马保国本人而言,如果只想靠着“接化发”“不讲武德”等玩笑延续热度,那么梗迟早会有过时的一天。昔日的“武术大师”是为了收割新的“快钱”吗?当聪明的年轻人发现“也没有那么好笑”之后,谁又能在未来持续为马保国买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