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停更内容的,不止B站UP主

#视频直播# 2023-12-15 05:38 79人围观 视频直播

作者 | 陶 淘
编辑 | 曹 杨
博主“恰饭”,越来越难了。
日前,在B站多位百万粉丝UP主“我是怪异君”“-LKs-”和“靠脸吃饭的徐大王”陆续对外宣布停更后,话题#B站UP主发起停更潮#登上了微博热搜。截至4月10日晚6时,该话题阅读次数达6.3亿,讨论数达6.2万。
在该话题下,不少网友辨析、讨论着“停更潮”的真假。或许是担心在B站吐槽视频的播放效果,站内视频流量会对自己的账号运营造成影响,B站的UP主“图安一记”在其同名微博“tuanyiji”写道,“停更是因为‘认真花了好几个小时做的(内容)比不上随便几秒整活的’。”
微博ID为“米兰秧歌之星”的博主同样在微博吐槽着B站的变化,“停更是因为B站对创作者的激励变少了”。另外,还有不少博主提到,“停更是真,收入少也是真,停更潮是假”。

图/UP主图安一记不同时长视频的流量(视频时长长的播放量反而低)

来源/B站 燃次元截图

如上述多位博主所说,在近日停更的三大B站UP主中,“我是怪异君”和“靠脸吃饭的徐大王”分别因“经济原因”而停更。其中,前者表示是团队运作不当,后者则直言是自己赚不到钱。
而“-LKs-”准确说是“暂缓更新”。“-LKs-”在视频里表示,“单纯想放假,放个假后还会回来。”并未提及经济因素。
不过,尽管“停更潮”尚未形成,但近2、3年来,对于视频、图文创作者来说,生存愈发艰难已是事实。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各大社交平台不断调整内容形式,让博主无所适从。
2018年5月入驻了小红书的穿搭博主“灵韵”对燃次元表示,小红书的内容形式经历了“图文-视频-直播-直播带货”。“在这一不断变化的过程中,每每平台改变激励内容的形态,我就必须重新去调整内容风格,也因此会对内容创作形式感到迷茫。”
但更为直接的原因,还是挣不到钱。
曾经做过快销、海淘等市场品牌,小红书ID为“李脑撕”(以下称为“李老师”)的营销博主告诉燃次元,“我的收入变化不大,但我的一位全职博主朋友今年同期的广告收入比去年少了一半。”
不难看出,博主收入骤减的直接原因是广告数量减少。而这背后,是整个广告行业的不景气,数据也对此进行了佐证。
中关村互动营销实验室发布的《2022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显示,2022年,中国互联网广告收入在近7年来首次出现下滑,同比下跌6.38%。
此外,各大平台不断降本增效,对博主的补贴自然也开始退坡。
燃次元发现,B站UP主“浪客星垣”在2022年6月的一条视频中提到,“补贴计划改革前,一条视频能拿235元的补贴,但改革后的收入只有97元。”
除此之外,在同时期,也有不少UP主纷纷表示视频收入腰斩。微博ID为“杨小妞儿倔了个强”(后简称“杨小妞”)的电影博主也透露,几年前,微博还会提供免费涨粉福利,但如今相关福利已经取消。
不难看出,内容创作者既需要不断跟上瞬息万变的平台内容与商业模式偏好,同时,又因企业投放减少、平台补贴退坡而受到收入冲击。
此外,AI技术的迭代对内容创作效率的提升,也让博主们的处境更加不明朗。
对此,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表示,内容创作者们应该不至于被AI彻底取代,或许可以在未来抢占技术高地,“ChatGPT之火正燃,它不会淘汰所有内容创作者,但会消灭不会‘驾驭’它的人。”

01 博主困于平台内容偏好中
灵韵成为小红书博主已有5、6年的时间。大约在2017、2018年时,她几乎以日更的频率在小红书更新一些白领穿搭图文,“点赞、收藏和评论都很多。因为小红书的种草氛围很好,所以偶尔会有一些服饰品牌找到我做推广,我也因此会接一些代言。”
而如今,灵韵的小红书虽不至于“长草”,但也很久没有更新了。
“上一次发笔记,还是上一次。”灵韵笑着介绍,目前自己拥有数万粉丝,之所以更新频率骤降至接近月更,是因为小红书的内容偏好变更太快,“2020年左右,小红书开始主推视频,图文的流量也明显不如之前,而我又不擅长视频剪辑,因此,必须从头学起。”
但这还不是让灵韵最崩溃的。
灵韵回忆,2020年,小红书在主推视频的同时,也对入局直播蠢蠢欲动,“或许是为了给后续直播带货的商业路径铺路,小红书官方会经常在后台私信我,叫我去做直播。但直播,既不是我喜欢也不是我擅长的领域。在那之后,我就觉得图文和少量视频的流量都不如之前了。”
灵韵直言,总有一种自己创作的内容形态需要“削足适履”的感觉,慢慢地,就觉得精力被耗尽了。
同样困在内容传播形式中的,还有杨小妞的电影博主朋友们。
“近两年,尤其是疫情之后,好几位朋友和我说,微博流量变少了,他们想要‘转战’到抖音。但从图文到视频的转变,是巨大的挑战,不仅需要学会剪辑,还需要改变传播逻辑。除此之外,一些B站的朋友也觉得收益变少了,想换‘坑’去短视频平台,但中视频与短视频之间,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文案和策划。”
“比如,短视频的文案需要绞尽脑汁在短时间内爆多个梗,且视频节奏快,对团队剪辑的要求更高。而中视频的叙事节奏相对平缓一些,比起包袱和剪辑脚本,内容本身会更重要。因此,比起中视频更重的文本逻辑,短视频的视频逻辑更重。”杨小妞补充道。
挣扎在不同视频时长中的,还有B站UP主“图安一记”。“图安一记”在其微博账号“tuanyiji”发文吐槽道,“认真做的没流量,随便做的点击率反而高。”燃次元发现,图安一记在B站主页上不足半分钟的视频流量超过了1600,而2分半至3分钟的视频,在B站的推流却只有100左右。
“图安一记”对于B站算法推荐的质疑,与许多B站用户一致。一位B站用户评论,“B站现在短视频化很严重,优质内容基本刷不到,每次看排行榜,全站排行榜上榜的大多1-3min内的搞笑生活类短视频,对于我这种爱看长视频当电子榨菜的人,太难受了。”

图/B站主页推荐的不同时长的视频

来源/B站 燃次元截图

与此同时,B站在财报中指出,2022年,B站的竖屏(story-mode)播放量同比上升了175%。由此可见,B站为了加强商业化,确实加大了对短内容的布局。
事实上,不止B站,杨小妞告诉燃次元,因为目前微博更偏向于营销号流量的算法机制,自己身边不少做博主的朋友都打算转战视频平台。
“但是,图文和视频差异很大,转型谈何容易。”杨小妞进一步补充道,想从B站去抖音做影评,还要面临打造爆款逻辑的挑战,“每一个平台都有自己打造爆款的逻辑,换一个平台运营,挑战很大,很多人也因为无法适应而停更。”

02 广告主与平台双面夹击
对于博主们来说,停更更直接的原因,还是这门生意越来越不挣钱了。而收入锐减的原因,则是广告主与社交平台能够给到博主的利益,都在减少。
李老师透露,她身边有大量全职或者兼职的博主朋友,其中一位全职博主在今年年初的广告收益与去年同比“腰斩”了。
“这两年,在降本增效的大环境下,我身边经历了裁员的人也很多。而其中,来自广告部门的员工比例又非常高。”李老师还谈到,“自疫情以来,消费者的购买力下降,相同的广告预算却得不到优质的品宣效果,企业就会砍掉相应的业务。”
与之相似的还有杨小妞的一些电影博主朋友,“一些朋友在微博上的广告收益明显减少,这也是他们试图去拓展其它平台的根本原因。”
根据2022年微博财报显示,2022年,微博的广告及营销收入15.97亿美元,较2021年的19.81亿美元下降了19%。
除了广告行业需求疲软,广告主投放减少影响了博主们的收入之外。平台对博主的激励,也就是大多数博主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也随着相关预算的减少而下降。
2022年3月,B站UP主“觅渡Dzg”在发布的B站动态中提到,“B站创作激励改版,收益直接减少80%”。B站UP主“树大师”也在知乎提到,“B站十万播放的视频最多拿到过1600元左右,但这次改版后,收入降低了40%以上。”
此外,燃次元还发现,2022年6月,哔哩哔哩官方客服也曾发布“B站创作激励计划”详细介绍。在介绍的评论区,许多UP主对于激励分数累积,以及收益计算方式表示迷茫。但比较一致的感触是3月中旬以来的收益减少了。
不过,B站财报披露的数据,却与不少UP主们的感受截然相反。B站财报显示,2022年,平台上超过130万的UP,收益都获得了64%的增长。
“事实上,这一数据与很多优质UP主对改版后的激励偏好体感并不一致。” 资深流媒体观察者落红对燃次元分析,“B站去年确实给UP主分成91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花好几个小时做的视频流量,却抵不过几分钟剪的视频。”
“这在表面上增加了UP主的总收入,但实际上得益的只有流量UP主,而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增加B站的广告收入。但这一操作,直接削弱了B站赖以生存的优质中视频UP的收入。”
对短视频内容的扶持,的确加速了B站的商业化进程。B站在2022年年报中提到,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2%。只不过,在这一过程中,B站横屏的内容生态也遭受了冲击。对于平台来说,对原有优质内容推流偏好的降权,可谓是劣币驱良币。
激励减少的同时,扶持政策也在逐步缩减。与之相应的则是,博主想要获得更多曝光,在各大平台需要付出的推广成本变得更高。
杨小妞提到,最初,微博会免费帮比较优质的内容博主进行推广、涨粉,广告收入随之增多。“不过,近几年,微博至少没再给我做过免费推广,广告收入也因此停滞在每年几十元左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杨小妞还透露,自己之所以坚持更新微博内容,纯属为爱发电,“作为副业,我从6年前开始做电影长评,已经对它产生了紧密的情感连结,所以不想放弃。”
灵韵也表示,“几年前,我在小红书上发穿搭内容,‘集齐50个赞,可以得到5000元流量的推广券’,曝光机会就会增加很多。而现在,类似的奖励机制已经没有了。”
在灵韵看来,小红书上还存在不公正的账号判罚现象。“2020年,小红书推出了‘蒲公英信用评级’和‘蒲公英园区’。前者是评小红书账号信用等级的,后者是广告主与博主接洽商单的媒介平台。我的账号莫名被判罚存在虚假数据,但是我没有做任何违规的刷量,在投诉了小红书后,对方并未回复。”
燃次元就灵韵吐槽的问题向小红书相关负责人咨询,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复。

03 抢占技术高地
不难看出,无论是小红书、微博、抖音或是B站上的博主,想要随时跟上平台内容偏好的变化都并非易事。
“文字图片化、图片视频化、长视频短化,短视频直播化,是这个时代社交平台内容变化的核心特点。”落红透露,“这背后主要还是各大平台商业模式变重的需要。”
正因为商业模式变重的趋势几乎不可逆,因此,博主们为了多挣钱,就不得不“get”更多技能。
但博主当前面临的挑战,又不只有平台创作内容形式的改变。技术的急速迭代,也让博主们受到了冲击。
2023年初,ChatGPT3横空出世,引发了全球科技爱好者对AI最新进展的关注。3月,ChatGPT4又带着指数级增长的信息量与学习能力出现。据外媒报道,ChatGPT4骇人的能力,使得包括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在内的1000多位名人,在生命未来研究所官网上签名,希望暂停研究ChatGPT5至少1个月。
AI对普通白领工作者的影响,则是具象化的。不完全统计,如今,AI绘画、调色已经部分运用于一些游戏、影视公司中。3月22日,光线传媒释放出的动画电影《去你的岛》首张海报,即为AI制作。
据IT之家报道,“心动网络创始人黄一孟曾透露,据他所知,已有游戏团队把原画外包团队给砍了”。某游戏美术外包公司的技术总监也透露,在近一个月,其所在公司已经优化掉了一半的原画师。
一位UP主在停更的视频中也提到,除了收入难以维持生计之外,停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AI创作的效率,对传统UP主创作的打击,“如今想要养活一个团队,除非去培育一个视频工厂,产出大量视频,AI配音、AI写稿,甚至AI剪辑,一共10分钟就可以搞定一个视频,否则竞争不过。”
如上述博主所说,燃次元发现,在商业咨询顾问刘润的个人抖音账号上,短视频内容则是其分身“AI刘润”根据刘润的构想,完成了资料整理、语音输出等过程后,自动生成。平均产出为日更3条,每条长度为2-5分钟,平均点赞量破千。

图/刘润关于Ai数字人的演讲

来源/抖音 燃次元截图

如此来看,更新频率与质量,确实会给不少博主带来一定的危机感。
对此,艾媒咨询的创始人张毅直言,“即便AI有它的优势,但对于一些更专业、更需要文化底蕴,以及更需要创作经验的内容,我觉得真人博主的参与还是不能被取代的。”
李老师则认为,视频创作者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好好利用AI去创作。“从查找资料、定选题、创作脚本,再到后期剪辑,如果全部由真人操作,原本可能要耗费1天时间。而如今,通过AI半个小时就能搞定,这可以极大地提升博主的工作效率。毕竟不少博主停更的原因,也包括身体超负荷运转。”
事实上,在B站近日停更的几大UP主中,除了上面提到的经济因素外,几乎都提到了“疲惫”“想放个长假”,若AI能够更好地解放生产力,对于内容生产者来说,或许是一件幸事。
丁道师也认为,内容创作者们或许可以在未来抢占技术高地,“AI不会很快取代所有内容创作者,但会消灭不会驾驭它的人,就像汽车会让马车夫失业,但不会让司机失业一样。”
“无论是内容创作形式,还是创作方法,‘顺势而变’,或许是这个时代横亘不变的话题。”丁道师进一步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