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偷袭”直播间,马保国又被KO了

#视频直播# 2023-12-15 07:46 27人围观 视频直播

4月1日,曾宣称“绝不直播,绝不带货”的马保国,出现在了抖音直播间,成为了一名使劲吆喝的带货主播。
啪啪打脸的马保国,为今年的愚人节增添了幽默感。

▲ 图源:马保国抖音直播间

把马保国作为快乐源泉的广大网友,自然卖力捧场。根据飞瓜数据显示,4月1日马保国连开6场直播,在不到4个小时的总时长内,1198万人次冲进直播间观看,最高在线人数达到20万,他的账号当天涨粉14万。
尴尬的是,涌入直播间的更多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乐子人,掏出真金白银支持“马大师”带货事业的网友,少得可怜。
数据显示,当天马保国直播间成交金额仅41.12万元,和将近1200万的流量完全不成正比。
直播首秀距今已经半个多月,马保国再也没有出现在带货直播间,这或许就是他所说传统功夫的武德——“点到为止”。

马保国,又被年轻人害惨了
网红的尽头是直播带货。
但这套“流量变现”的生意经,到马保国这里似乎失灵了。
按说自带话题流量的个人热度,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口才,马保国进军直播圈一定信心满满,说不定已经偷偷给自己取了“带货大师”的绰号。
但事实是残酷的,马保国“偷袭”直播间,年轻人却“闪”了,打得他措手不及。
翻开他的带货成绩单,销量最好的是一款虾肉饼,售价9.9元,销量为7500-10000单,最多能卖到10万元。但像婴幼儿湿巾、白鞋清洗剂等快消品,销量仅在50单以下。
心疼直播事业偃旗息鼓的“马大师”,要知道,为了这场直播,他可是准备了5个月之久。
去年11月21日,马保国在抖音发布了一支打五连鞭的视频,以此回到了他阔别两年的互联网世界。
直播带货需要流量,马保国的第一步,就是把他曾经失去的“顶流”位置拿回来。
斗志满满的马保国,更新作品的速度相当高。开通账号至今140多天,他已经在抖音发布了197支短视频,比一日一更还勤奋。

▲ 图源:马保国抖音

视频中的马保国,依然是我们熟悉的“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人”,一个一本正经搞笑的“武术大师”。

▲ 图源:马保国抖音

功夫不负有心人,失去的流量真的回来了。四个多月后,马保国的抖音粉丝数188万,快手粉丝88万,视频号多支作品都达到了10万+点赞。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东风没有让马保国的直播事业越烧越旺,尽管他十分卖力地卖货。
为了刺激下单,他在直播间承诺,“达到2万,我就给大家打个五连鞭”。果然,当目标实现,他真的来了一套“闪电五连鞭”,依然是熟悉的味道。
不少网友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直播间,没有留下一个钢镚。
说好的流量可以变现呢,两年了,年轻人还是不讲武德。

老梗复兴潮,“马大师”高光不再
马大师,不是年轻人不讲武德,是你跟不上互联网的步伐了。
回到2020年,那才是马保国人生的巅峰时刻。
当时69岁的马保国对阵50岁的搏击爱好者王庆民,却30秒内被王庆民KO了三次。比赛结束得猝不及防,马保国的成名也突如其来。
随后一支关于“年轻人不讲武德”的视频,更是让热度翻了几番。面对自嘲的马保国,网友调侃、玩梗,将“接化发”、“闪电五连鞭”、“耗子尾汁”等段子排列组合成鬼畜视频,乐此不疲。
终于,人民日报点名批评了:“马保国的一些言行,实际上就是哗众取宠、招摇撞骗,说到底是一场闹剧。”
紧接着,马保国的相关恶搞视频在互联网世界逐渐消失,狂欢结束。
无独有偶,近日人民网官方又点名批评了一个网络热梗“鸡你太美”,称其为“网络烂梗”。
和马保国的翻红一样,“鸡你太美”同样带着网友对某一人物的嘲笑、调侃,属于“文艺复兴”的老梗。
时至今日,“鸡你太美”相关视频在B站仍然能达到千万播放量,绝对的“B站顶流”。

▲ 图源:B站UP主@汤姆的混乱空间

死去的老梗突然攻击我,在互联网世界见怪不怪。
或许是如今的网红铜臭味太重,网友更热衷于从过去的互联网中寻找乐子,比如“羊胎素”、“你是我的神”。
很多古早网红也有了“翻红”机会,谭乔警官就是其中之一。
随着《谭谈交通》在网络上重新爆火,谭警官的风趣幽默,以及执法中的亲和力,受到不少网友喜爱。谭警官不仅借势运营起个人自媒体,专职当起了网红,还带着“气球哥”、“二仙桥大爷”等在节目中出圈的素人一起拍视频,让他们有更好的收入和生活。

▲ 图源:B站UP主@谭乔

相比之下,打着“闪电五连鞭”复出的马保国,不免有些炒冷饭。
论热度,不如“鸡你太美”,论创新,不如谭警官。
一味靠“出丑”赚热度,很难让网友驻足太久,更别提到他的直播间花钱了。

扮丑网红,耗子尾汁
两年前,马保国走红时,有网友称他为“天生的网红命”、“老天爷追着喂饭吃”。
当时的马保国,正如今天网友的总结,“抗揍、 嘴硬、不讹人”。一代掌门人,敢于鼻青脸肿地在镜头前生动讲述自己被两名年轻人“偷袭”的过程,再以一句“谢谢朋友们”洒脱收尾,非常具备网红厚脸皮的天赋。
但互联网世界,从来不缺靠扮演小丑赚眼球的人。
硬凹“S”型的芙蓉姐姐,雷人言论频出的凤姐,就是早期深谙“审丑流量”的网红鼻祖。
而当短视频平台出现,扮丑的网红更是层出不穷。
比如露出狰狞表情的“奥利给大叔”,发明“一给我哩giaogiao”的“giao哥”,在镜头前装疯卖傻的“郭老师”,都是以丑出名。

▲ 图源:微博

集大成者还属“药水哥”。
曾是游戏博主的“药水哥”,直播中和网友互喊“您配吗”,双方对喷了7个小时,最终以网友的落败结束。
这场人气破百万的直播,让“药水哥”发现了“流量密码”,从此转型成“行为艺术表演家”。他在直播间“学狗叫摇耳朵吐舌头” ,在椅子上玩倒立又故意摔倒整翻摄像头……自取其辱,荒诞可笑。

▲ 图源:毒眸

但是,无论是芙蓉姐姐、凤姐,还是“郭老师”、“药水哥”,这些和主流意识背道而驰的“小丑”,都很难走得长远。
这一方面源于国家的重拳出击。比如“郭老师”就因为直播内容过于恶俗,被永久封杀。
另一方面,是网友的主动选择。
当网红博出位的方式越来越无下限,让整个互联网世界乌烟瘴气,看热闹的网友们都觉得辣眼睛、毁三观。
过犹不及下,网友自然主动远离这些负面,让“扮丑”失去流量繁衍的土壤。
就像马保国这次的直播带货,当网友涌进直播间,发现他还是一如两年前的“小丑”模样,便逃之夭夭,还会抛下一句马保国的名言:
扮丑网红,耗子尾汁。
参考资料:
1.南方周末:围观者众,下单者寡,马保国败阵直播间
2.新京报评论:马保国败阵直播间,市场拒绝了“审丑流量” | 新京报专栏
3.毒眸:马保国带货与互联网“小丑”经济学
4.娱乐独角兽:马保国抖音直播1198万人次围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