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躺赚1个亿,小杨哥的流量生意人人都能做?

#视频直播# 2023-12-15 09:42 102人围观 视频直播

“我们不生产内容,我们只是直播间内容的搬运工”。
直播带货衍生出了一种全新的生意——直播切片。
简单来说,就是把明星、网红直播带货的片段,剪辑成单个短视频,并同步挂上商品链接,进行销售获取收益。
这与长短视频平台上流传的二创内容有着相似之处,因为二者都绕不开侵权问题。
在抖音坐拥上亿粉丝的@疯狂小杨哥,早前就曾打击过这批搬运自己视频内容的账号,效果可想而知。
正所谓打不过就加入,索性自己当起中间商,把直播切片做成一门生意,顺势推出“众小二”App。

直播切片玩法,小杨哥最疯狂
有看直播带货习惯的朋友,在刷短视频的时候,时常能刷到一些大主播直播带货的片段。
其中@疯狂小杨哥的直播片段,传播最为疯狂。
在抖音平台搜索“疯狂小杨哥”,能找到成百上千个名称相似的账号。简介不能说是相似,那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而且大部分账号都挂着“三只羊”MCN机构认证,表示自己是“三只羊”或“疯狂小杨哥”官方授权账号,粉丝数量从数万到数百万不等。
以前分不清楚某些账号到底是官方的矩阵账号,还是纯属蹭流量的山寨账号。
现在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了,原来这些“疯狂”系列账号都是专门做小杨哥直播切片生意的。
以粉丝数229.5万的“疯狂小杨弟(三只羊)”为例,自去年9月发布第一个小杨哥直播切片内容,至今共有351个作品,橱窗里有300多件商品,几乎都是小杨哥直播间的带货商品。

▲ 图源:抖音

而另一个“疯狂两只羊”,第一个视频是去年520发布的小杨哥兄弟的爱情故事。截至目前账号累计获赞超3千万,粉丝量高达513.8万。
从粉丝体量上,这两个账号算是授权账号中的头部。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账号还会开直播,直播间的背景都是同一个模板刻出来的。
根据蝉妈妈数据,“疯狂小杨弟(三只羊)”,直播场次有26场,场均销售额在7.5万-10万。
有意思的是,另外两个同用“疯狂小杨弟”命名、粉丝数量只有20多万的账号,其直播间场均销售能达到10万-25万。

▲ 图源:蝉妈妈

大概是其直播间里的品类更丰富、优惠力度更大以及直播内容更优质,粉丝体量虽小,但粘性更强。
三只羊官网显示,创作者取得小杨哥的视频授权后,将按照三七的比例分成,如果销售业绩高,可以拿到五五分成。
据小杨哥本人透露,去年共有1.1万多人获得了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人均收入1.7万元,316个品牌通过切片带货销售额破百万元。
预计2023年,授权账号和人均收入都有望翻一番。这表示,2023年三只羊网络的切片带货收入将达到7.48亿元。
之前就有媒体爆料,仅仅是切片的分成收益每个月都有1600万元左右。
由此看来,小杨哥的流量生意确实好做。

蹭流量的捷径
有专门从事直播切片授权的人士表示,“直播切片的优点显而易见,不但能让被授权用户借助网红IP流量进行带货,节省孵化账号时间,而且投入小,上手快,盈利模式相对轻松”。
有了大主播的切片视频加持,素人卖货仿佛走上了一条捷径。
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将长达数小时的直播切割剪辑成短视频,利用红人效应,本身会获得相对高的出圈机会。
像之前伴随着东方甄选的爆火,依托董宇辉、顿顿老师们直播片段进行二创的挂车视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 图源:东方甄选直播截图

有人趁着这股东风,在那段时间每天发布数条视频,只要有一两条能爆,GMV就相当可观。据说一个月赚了几十万的大有人在。
但这种未获得官方授权的统统属于野生剪辑,一旦被版权方投诉,账号就会被封禁,收入也会被抹,终究“活不长”。
事实证明,切片视频带货模式具备商业化的潜质。而三只羊是最开始将直播切片授权正规化、行业化的MCN机构。
此外,像黄圣依、郝邵文、朱梓骁、辛吉飞等大主播也已经开始开放直播切片授权。
对比从零做起、规模较小、实力有限的账号来说,授权切片号可以直接同价拿到大主播的带货商品,在低价竞争上比普通小主播更有优势,同时产品的知名度和信任度也更高。
抱紧头部主播的大腿,切片选手们搭上卖货快车,在货源、内容、成本等方面的付出事半功倍。

▲ 图源:抖音

作为最大的受益方,大主播不仅可以使自身内容的曝光度和传播度呈现指数型增长,维持自身在平台内的热度,最重要的是可以躺着赚钱——获得授权账号的利润分成。
同时,随着带货商品成交量的提升,大主播与品牌方、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也会大大提升。
同样是带货,一个切片视频,原创者和二创者共同收益,而品牌方能有效实现延长售卖周期,获得更高的商品曝光和销量,消费者也有机会在直播间之外享受到更多福利。
这看似一本万利的生意,大家想必会争先恐后地入局吧。

普通人的风口?
踩准了风口,猪都能起飞。
这个打着低门槛高收益的旗号,号称在家就能轻松赚钱的直播切片生意,会成为2023年普通人的风口?
对于想入局的玩家来说,这算得上是一个相对容易的赚钱方式。
入行早的那批人,乘着风口确实大口吃上了肉。
现在才入行的话,起步难度肯定变大了。
一方面是直播切片同质化严重,在同一场直播里剪辑出来的亮点内容,重复率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
而且,在抖音里刷到较多的切片视频,大多都是来自于本身具备一定看点的大主播,如荒诞喜剧效果拉满的小杨哥,无时无刻都在说脱口秀的罗永浩,“知识型带货”的董宇辉等。
热门头部主播来来去去也就这几个,成千上万的人都等着这几个人的直播素材,必定是僧多粥少。

▲ 图源:抖音

所以想要直播切片稳定带货,除了考验理解能力和剪辑能力,还有再创作的能力。
在内容的打造上可以做一些升级,例如加入简单的讲解,融入带货商品的详细细节展示。剪辑时配上产品的评论截图以及各种有趣的表情包或者特效等。
还有关键的一点,直播切片本质上做的是粉丝生意,跟明星代言一个道理。
如果哪天这个授权的主播人设崩塌了,或者带货翻车了,运营切片视频的账号也会受到重创。
跟品牌方选代言人一样,都是押宝行为,奔着流量去了,就要承担流量反噬的风险。
另一方面,基于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机制,面对大量低质同质化内容的涌进,平台是否会介入限流。
说到底,短视频平台不同于淘宝、京东,这类纯电商平台,卖货就是本质,平台也会鼓励商家在产品页加入直播的介绍片段。
而抖音快手作为内容创作平台,要是站内流传着大量同质化的直播切片视频,必定会影响用户体验,毕竟刷短视频的其中一部分人是从来不看直播带货的。
近日,小杨哥下注了专门做直播切片生意的“众小二”App,号称是撮合头部主播和短视频剪辑师的“灵活就业平台”。

▲ 图源:手机截图

由此看来,小杨哥作为最早吃到螃蟹的主播之一,对于IP直播切片生意的前景是非常看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