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主播下岗潮,AI数字人将取代“李佳琦们”?

#视频直播# 2023-12-15 10:16 59人围观 视频直播

ChatGPT的横空出世,一时之间让AI成了最火热的生意,各家知名科技公司和大厂纷纷涌入AI赛道。
同时,数字人又被带火了一波。
远的不说,就拿当下的直播带货来说,AI数字人主播已经取代了不少素人主播,在直播间开启24小时无间断带货。
“你们能想象我们的客户1万多平方米办公室只剩下几千个数字人在通宵直播吗?一个晚上赚几百万,基本上成本一晚上就赚回来了。”
以上是一位网友对于数字人的发言,不排除有夸张的成分,但确实反映了数字人直播在当下风头正盛。

On call 24小时,直播间的数字人
直播间里的AI数字人主播,应用的是“2D超写实数字人”技术,是以真人为基础1:1数字复刻而成的模型,与真人的形象、表情、声音几乎一模一样。
数字人直播不受时间、地点、环境等因素影响,用户只需一台电脑便能实现7*24小时直播。
可以说,AI主播就是直播带货届的天选之子。

▲ 图源:微博

带着精致的妆容,饱满的精气神,AI主播们清晰地介绍着商品,并且引导用户点击,“很优惠哦,点点链接看一看吧”。
当有新用户进入直播间时,AI主播会用略带机械化的声音念出用户的名字表示欢迎。
一些平台黑话也是张口就来,“进来的宝宝们可以关注啵啵间(直播间)”,“现在只要9.9米(元)”。
相比抖音,快手直播间的AI主播则多了几份老铁气质,“欢迎新进直播间的宝子们,点点关注不迷路”。
咋一看还真能以假乱真,但目前普遍的技术远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细看便经不住推敲。
明显的抠图痕迹,来来回回重复性的动作,以及偶尔出现音画不同步,看出端倪的用户好奇发问“主播是真人吗”,收到的回复是“主播是AI主播哦”。
戏谑中又夹杂着那么一点魔幻,不禁感叹这年头真的东西果然不多了。
这批AI主播主要出现在本地生活团购的直播间中,引导用户购买团购券、外卖券,也有售卖零食、百货、快消品等标品,以单纯的讲解为主,应用场景比较单一。

▲ 图源:抖音

整体呈现效果虽不及真人,但使用的商家依旧不少。
一是节省成本。
根据@Tech星球报道,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直播团队负责人提到:“一个主播平均月薪两万元,一年也要 24 万元。一个 AI 主播定制费用 8000 元,一年系统使用费 8 万多元,可以省下来 10 多万元。二十个主播,一年就可以节省 200 万元。”
算下来,企业省下了一大笔人力成本。前段时间,电商主播迎来集体降薪,相必有数字人的一份“功劳”。
二是提高闲时流量。
很多企业会采用真人和数字人搭配的直播模式。
在黄金时段和重大促销节点上,使用真人主播,与用户进行实时交流互动,能最大化提高转化率。
当真人主播下播后,如到了深夜、凌晨,或白天观看直播人数较少的时间段,就换上数字人主播。
做到24小时不停歇直播,为商家带来新的增量和可能。

数字人买卖,又一行业风口
AI主播概念的兴起和蓬勃发展,最大赢家是其背后的一批数字人制作公司。
在抖快、小红书、视频号等内容平台和一些电商平台上,通过搜索,能发现大量关于售卖数字人以及提供相关运营服务的账号。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8年,中国虚拟主播企业注册数逐年增加,2022年新增注册数达到948家,增速达68%。
入场的玩家不断增加,其中不乏腾讯这样的大厂,宣扬“让每个人都能实现数字人自由”。
推出智影数字人,让用户通过上传少量图片、视频素材,便能得到自己的数字人分身。

▲ 图源:微博

也有深耕该领域的专业公司,硅基智能至今已经生产了近150万个数字人,与4万多个电商带货直播间、30多万家商家达成合作,且与许多百万粉丝大V都有一定合作。
此外,还有一大批野生的散户,低价兜售数字人软件。
一位个人服务商坦陈:
“腾讯一个月就要几万,但我299元就卖全套,之后软件要求你开会员也可以帮你解决。”
这类产品多以公模为主,即企业通过与模特经纪公司或者网红合作,集中采购获得形象授权生产出通用的数字人。
可以理解为没有任何差异化特色的批发产品,披着差不多的皮囊、说着差不多的声音。

▲ 图源:小红书网友

而价格更高、质量更优的是那些号称自主研发的公司,他们主要提供AI主播定制以及相关教程、设备、代运营服务。根据不同的服务,每年的费用在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
从长期看,数字直播能有效降低运营成本。
但对于刚入局的中小商家,前期投入的成本也不低,如定制AI主播、搭建配套设备。
所以,在初期不妨先试用最基础的数字人直播,摸索是否适合自己所在行业的直播间,再考虑加码或投放更多的资源。
需要多留心眼的是,随着AI人工智能的爆火,一些提供数字人直播服务的企业,打着“2023年新风口”“99%主播将失业”等颇具噱头的宣传语,售卖数字人直播培训课程,其中还掺杂着赚中间差价的个人代理商。

工具数字人,未能完全取代真人
现阶段,数字人主播还不是“真正的AI”,只能根据前期输入的文本进行一比一复述,动作也是循环播放的,交互能力和随机应变能力几乎为0。
数字人主播适用于内容重复度较高、纯观点输出类的直播间,带货的产品是零食、百货、快消品等品类。
特点是“重讲解,轻展示”,主要围绕产品的功能作用进行客观介绍,不涉及主观使用感受的分享。
另一种是,用户冲着商品或品牌来的,而非主播。
直播的文本内容是次要的,重点是低价的产品,比如外卖券、用餐代金券、旅游景区门票等。
除了应用在电商领域,有些大V在短视频中也用上了数字人分身。
去年十月份,知名商业资讯顾问刘润,透露其短视频平台上的内容大部分是由“数字人刘润”完成的。
制作“数字人刘润”的企业是硅基智能,他们根据刘润过往的演讲视频片段,通过技术训练,便能“克隆”出如真人般的数字人。
打开刘润的抖音账号,可以发现近期的短视频几乎都是由数字人分身完成的,屏幕会打上“本视频使用数字人技术制作”的提示。

▲ 图源:抖音

从效果来看,短视频里的数字人刘润,面部表情生动、肢体动作匹配度高,与真人别无二致。
有了这个数字分身,刘润不用本人出境录制视频,通过文本驱动数字人就能实现日更内容。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跨年演讲中曾直言:2023年每家公司都可能需要一个数字人,可以用它来做本地生活、做客服、做品牌直播、做短视频等。
行业数字化似乎成为了一个必然趋势,电商直播带货只是其中一个微小的缩影。

▲ 图源:视频号

现在鼓吹AI数字人将全面取代真人主播,还言之过早。
从平台角度,这些AI直播在某种程度上算是经过了包装的录播和无人直播,平台对于这类直播监管很严,存在被限流封禁的风险。
其次,基于目前的技术水平,数字人还只是直播间的一个辅助工具,可以替代部分技术难度低、重复性高的工作。
在交互能力上,AI数字人的互动很死板,虽披着人皮但缺少人类的共情能力,无法像李佳琦、董宇辉、罗永浩等大主播一样提供情绪价值。
当然了,数字人行业仍然处于起步阶段,随着技术的更新、成熟,数字人或许能做到无限接近真人。
如果哪一天李佳琦不再直播了,而直播间里的“数字人李佳琦”还在亲自试着口红色号,喊着“集美们,来咯”。
如今想来多少有点不可思议,但在不远的未来可能就见惯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