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逃顶套现2亿,东方甄选的助农故事还要接着讲吗?

#视频直播# 2023-12-15 13:48 105人围观 视频直播

曾被冠以助农兴农的直播间——东方甄选,悄然露出了底牌。
01、高管减持了

经历一番努力,从低谷爬上来的东方甄选,再次遇到了危机。
之前是因为教培改革,跌入谷底像一场命运的玩笑。
不同于之前,这次东方甄选的股价滑坡,更像一场内部“矛盾”。
市值从740亿港元到500亿港元,东方甄选用了20天。
新腕从雪球平台看到,在1月26日,新东方在线股价当日报收73港元/股,达到历史最高峰。
没多久,在2月14日,新东方在线的股价跌至50.3港元/股。
短短20天时间,东方甄选股价迅速收缩。
东方甄选股价受挫,和内部有直接关系。
2月7日,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在股价55.6港元时,套现1.07亿港元,次日再次套现1.1亿港元,持股比例降至1.18%。
另一位高层是新东方在线执行董事兼CFO尹强,减持100万股新东方在线的股票后,套现了6159万港元,持股比例降至0.4%。
2月7日至今,新东方在线的股价已跌去20%。

雪球上,有投资者评论表示,“新东方怎么涨上去的怎么跌下来,说了基本上一路下跌。”
从新东方在线股价走势来看,我们似乎可以理解,新东方两位高管在此时减持的原因。
在2021年5月份教培改革之前,新东方一直过着幸福的日子。
教培改革后,新东方股价瞬间跌至谷底,最差时只有2.85港元/股。
直到后来董宇辉直播走火,东方甄选的股价一路扶摇直上。
当股价涨到75港元时,回想起当年两块多的时光。
眼中满是故事。‍‍
面前放着两个亿,谁会不动心呢。
成天讲助农情怀,总也得吃饭。
说白了,每天在直播间讲风花雪月,农业情怀。‍‍‍‍‍‍‍‍‍‍‍‍‍‍‍‍
大家还是要吃饭的。
股价涨到一定程度,高层火速套现。
证明两点。‍‍
要不是,穷怕了。‍‍‍‍‍‍‍
要不就是,看到了东方甄选的问题。‍‍‍‍‍‍‍‍‍‍‍‍
当一座巨大的建筑物的地基,满是情怀。‍‍‍‍‍‍‍
谁不会恐慌呢。‍‍‍
股神巴菲特曾说过的,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
一度被资本市场视为投资圭臬。
这句话能恰如其分的诠释现在的东方甄选。‍‍‍‍‍‍‍‍‍‍‍‍‍
两位高管贪婪的吸纳了两亿多现金。
市场到了要恐惧的时刻。
02、走不远的情怀

从东方甄选公布的2022年半年报财务数据来看,东方甄选的业绩水平还是很在线的。
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1月30日六个月内,新东方在线总营收20.8亿,相对于去年3.01亿,呈现明显增长。
具体到东方甄选的业务半年内总GMV为48亿,抖音关注人数3520万,抖音上已付订单数量为7020万。
东方甄选目前已开设了6个抖音账号,围绕食品、图书、生活用品等品类形成直播矩阵。
一个细节是,东方甄选在财报中表示,截至2022年11月30日止的六个月内,自营商品及直播电商的总营收为17.65亿,其中,自营产品营收超过10亿元。
这组数据中多出来的7.65亿,大程度是东方甄选的佣金收入。

按此数据来讲,东方甄选的直播成绩还是不错的。
直播带货以造富神话被外界熟知,这点也使得资本市场对直播带货产业极高的业绩要求。
尤其是做投资,还是要以价值眼光看待问题。‍‍‍‍‍
东方甄选高层在业绩和股价处于峰值时套现,充分说明了问题。‍‍‍‍‍‍‍‍‍‍‍‍‍‍
东方甄选的模式,不长久。
首先是流量。
从飞瓜数据看到,东方甄选的场观人数峰值,出现了整体性下降。
我们截取了峰值较高的时间段数据。
据飞瓜数据显示,在去年11月6日至11日时间段内,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人数峰值最高达到43.5万,最低也有8.6万。

在12月初时,东方甄选直播间观看人数峰值最多为16.1万,最低是2.5万。
已经出现了向下波动的情况。

新年之后,东方甄选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峰值,很少再超过10万。
例如在2月1日至2月6日,东方甄选直播间人数峰值最高为9.6万,最低为1.9万。

东方甄选的直播间流量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萎缩。
其次是,东方甄选的业务模式,不具备持久新。
从新东方在线财报看到,他们自营产品的毛利是42.5%。‍‍‍‍‍

从商业模式来讲,东方甄选卖农产品,是赚钱的。‍‍‍‍‍‍
不过,还记得东方甄选自走火之后,就一直和董宇辉、农产品情怀、谷贱伤农紧密连接。‍‍‍‍‍‍‍‍‍‍‍‍‍‍‍‍‍
可谓是东方甄选的灵魂所在。‍‍‍‍‍
正是靠谷贱伤农,还有董宇辉在直播间里一句句,“当你在背单词时,阿拉斯加的鳕鱼正跃出水面;当你学数学时,南太平洋的海鸥正掠过海岸……”‍‍‍‍‍‍‍‍‍‍‍
大量“自命不凡”的家庭妇女觉得,“我在新东方的直播间学英语背单词消费,和辛巴直播间那些人不一样。”‍‍‍‍‍
东方甄选直播间以家庭妇女为主,他们在这里能享受到知识付费的快乐。‍‍‍‍‍‍
这里要注意一个地方,消费者不可能长期为智商税下单。‍‍‍
割韭菜,就只是一茬。
哪有韭菜能被同一把刀割N次。‍‍‍‍
从这个角度来说,东方甄选42.7%的毛利水平,不具备持久性。‍‍‍
高层显然意识到这点了。
从公司层面来讲。‍‍‍‍
东方甄选靠自营农产品赚钱,这种打法,与助农情怀理念是相悖的。‍‍
从农民庄稼地里50元收购的一箱苹果,一百多卖出去,自己净赚四十多。‍‍‍‍‍‍‍‍‍‍‍
还能叫助农吗?
不是说,东方甄选赚钱有问题。‍‍‍‍‍‍‍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为市场负责,没毛病。‍‍‍‍
矛盾在于,一边炒“助农”概念,一边大揽了7亿多。‍‍‍‍‍‍‍‍‍‍‍‍‍
买过东方甄选直播间产品的家庭主妇们,要是真认真看财报了,以后还愿不愿意去东方甄选直播间学英语呢?‍‍‍‍‍‍‍‍‍‍‍‍‍‍
除了上述流量隐患和不长久的毛利水平,还有董宇辉。
像大家所讲的一样,董宇辉是东方甄选股价的肱骨之臣。
这造成东方甄选强依赖个人主播。
围绕个人的商业模式,并不能走的太长久,且风险性极高。
如果没有董宇辉,东方甄选会变得很像交个朋友。
而继续留着董宇辉在直播间,和大家聊谷贱伤农,对新东方在线未来发展不利。‍‍‍‍‍‍‍‍‍‍‍‍‍‍‍‍‍
东方甄选被夹在中间。‍‍
很矛盾。
商业模式都有不完美。‍‍
直播带货更是如此。‍‍‍‍
东方甄选高层看到股价涨至峰值,迅速逃顶。‍
这个突然暴富的行业,似乎并没有做好准备。
或许他们也很迷茫,也可能想清楚了,23年要如何让大家开心的送上钱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