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变装、玩梗、神曲热舞,“网红”局长比网红更会整活

#视频直播# 2023-12-14 14:45 19人围观 视频直播

三年疫情一朝放开,让旅游行业一时竟有“幸福来的太突然”之感。
反应速度最快的当属四川甘孜州文旅局刘洪刘局长和随州市文化和旅游局解伟解局长。不能自由出门看遍祖国大好河山的网友们,早已习惯了直播、短视频云游世界。
两位局长第一时间认识到短视频、直播平台的作用,化身当地旅游宣传大使,用网络当前最火的变装、抖音热舞等形式,向网友们介绍自己的家乡。
刘局长被称为“宣传天花板”,身上有种顾全大局的美。他的古装扮相颇有大侠风范,行走在蓝天白云雪山间,自成一道风景。

刘局的个人说明里这样介绍自己:如果能宣传我的家乡四川甘孜,我愿意做一名网红。此外,他还是两所高校的兼职教授,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的硕士生导师。颜值与实力兼备,刘局确实有红的资本。目前刘局的抖音粉丝数为251万。

解局长被网友称为不顾他人死活的美。过于潦草的头套,配上解局的体型,有一说一,确实不太好看。但是解局胜在有充分的表演欲,一言不合就尬舞。舞台上有生旦净末丑,解局长深的丑角精髓。Anyway,随州也因解局的豁出去,而为网友所熟知。

随后各地局长们接力“代言”自己的家乡,风格各异。还没有出现的局长也被网友们纷纷喊话。这种“出圈”,其背后隐藏着那些必然和偶然呢?

这是云上视听的时代
疫情显然为直播短视频行业的发展,踩了一脚油门。线下文娱活动的停滞,催生元宇宙概念。在线视听是元宇宙落地的第一站。
云旅游、云吸猫、云办公、云蹦迪、云自习室等等一系列工作、学习、文娱相关活动,都可以通过在线视频的网络基础设施,在互联网上实现。短视频、直播即时反馈互动性极强的传播方式,对传统自上而下的传播方式进一步发起冲击。网民的用脚投票倒逼官媒也加入了视频自媒体阵营,跟热点、造梗、玩转抖音神曲比自媒体们更6。
在宣传工作中道理类似。观众不再适应以往你播我看的形式。他们想要“参与”到宣传内容的产出中,深度体验内容本身。“云旅游”便是这样一种模式。主播们带着摄像头,提前准备好景点相关知识,来到景点。看客跟随主播的镜头看到动态的景点,甚至可以指挥主播朝哪个方向走,需要哪片近景远景。

放开之后,旅游播主数量直线上升。景点也会主动邀请主播前来“踩点”。不过单纯是主播,辐射范围仅仅只在主播的粉丝之内。高价邀请百万千万粉丝量级的主播去影响更大面积的粉丝群体,价格又未免太贵,不是刚刚经过三年疫情的景点和地方财政承担的起的。在这种大环境下,文旅局长们亲自上马,做自己家乡的“代言人”。

▲ 甘孜州道孚县文旅局局长降泽多吉

在刘局和解局频上热搜后,各地局长加入其中。一改网民心中局长严肃刻板的形象,互联网上的局长们扮成杨过、唐明皇、航天员、格萨尔王等,还有被拍成“地主家傻儿子”,直呼“个人形象被你们毁了”的石局。
再往后就真的是内卷起来了,新疆伊犁的文旅局局长贺娇龙不用替身直接骑马带着马群奔腾,不幸从马背上跌落;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塔河县文旅局局长都波零下20度,身穿鄂伦春族白鹿服饰为家乡代言……

这些从搞笑到拼命的“工作态度”,比专业的主播更敬业。局长们在抖音账号下,认真回复着来自网友们善意或恶搞的评论。所以“天道酬勤”这四个字在网红塑造中是亘古不变的第一要素。也不奇怪为什么局长卖力介绍家乡的同时,能一不小心打造出自己的个人IP,玩出圈了。

流量密码是什么
贺局的粉丝数达到了473.5万,获赞3288万;刘局获赞3976万,多个视频破百万点赞,最高的红军装视频点赞234万;都局视频最高点赞186.5万。这样的成绩,即使千万粉丝数的S级网红,也很难达到。可参考4524万粉丝的李佳琦,最高点赞视频为239万;2000万粉丝的冯提莫还没有达到200万点赞的视频。
这里面诚然有短视频平台流量的倾斜。地方文旅宣传推广工作,上传优质视频内容,对短视频平台本身是非常大的肯定。证明从大众舆论到官方,已经认可了短视频平台在宣传营销上的重要价值。以往短视频平台总被贴上负面标签,“奶头乐”、伤大脑的说法不断。如今局长以短视频平台为主阵地之一,平台自然喜闻乐见,给予支持。

你上次如此近距离的看清楚局长是在什么时候?地方工作汇报中,还是某个新闻中。指点江山。由当地的百姓给局长介绍历史人文自然景观,是我们见到旅游局长的大部分画面。如果这一次背着大段大段介绍内容的是局长呢?如果这一次是局长亲自给你介绍呢?而且他们还会换上恰合时宜的装束。

这种反差萌戳中了观众的心,拉近了局长和观众们的距离,帮助观众在网络直播、短视频中认识到不一样的“局长”。尤其在年轻人中“后援团”风盛行,把“局长”作为当地IP来打造。年轻人自发在一系列“局长带你游XX”、“局长变装”的话题中留言,做视频的二次创作,继续推高局长系列视频的热度,达到二次社会化传播的效果。
同时,由于文旅局长是一个地方文旅部门的最高职级,亲自下场是强有力的政府背书。文旅局从上到下承担起宣传的任务,更会对宣传的内容负责。所以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有网友在短视频平台投诉了甘孜康定的一家酒店房间后,能迅速得到文旅部门的回应。该酒店被责令停业整顿,向当事人及广大网友公开道歉,退款并协商赔偿。
关于这件事,网红局长刘局撂下狠话:借此机会告诉甘孜州所有的经营户,一定要诚信经营,净化市场,谁砸了甘孜旅游的锅,我砸了你的饭碗。

为家乡代言,更要言行合一
通过甘孜酒店的这一事件,我们也能发现,局长成为“网红”后,放大的不止是营销效果,更有一方部门对市场的监管和违法处罚力度。局长越红,越多的聚光灯聚焦在局长和这个地方身上。

当然,这是好事。走红的局长抖音账号留言榜,比单纯去反复投诉更快捷有用。留言公开的设置,让所有网民可以参与到事件后续处理的监督中。当地旅游市场被清晰透明地晒在网络上,有没有坑一目了然,值不值得去也一目了然。
流量的红利,正在帮助这些依赖旅游的地区经济实现快速复苏:春节假期,甘孜州共接待游客45.66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0224万元,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106.33%和107.42%;随州市境内的炎帝神农故里、大洪山、西游记公园等景区都实现历史最高的游客纪录。

你所在的地方局长出战了吗?有网友已经因自家局长没有出现,着急到为局长做视频了。不过工作人员称,原来没有让局长拍类似宣传视频的计划,但以后不好说。这位黄冈市局长,怕是要被热心市民逼上短视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