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临期食品界“辛吉飞”单月涨粉百万,直播带货GMV近千万

#视频直播# 2023-12-15 08:33 59人围观 视频直播

作者 | Bamboo
编辑 | 松露
校对 | 卷毛
最近,两位“奸商”自曝了。
7块钱的临期水牛奶转手卖一百块,4毛钱一包的偷工减料版每日坚果转手卖两块……自称食品行业的“老韭菜”、从事食品行业四年多的“临期也狗”(下文简称也狗)在视频中揭露了临期食品行业的内幕。
新榜旗下抖音数据工具显示,该账号近一个月涨粉144万。
俗话说,有卧龙的地方必有凤雏。
另一位自称奸商协会卧底的“尖商胖丁”(下文简称胖丁)也在视频中曝光了成本不明、赚钱全凭胆量等食品行业乱象,比如如何把不同日期的牛奶卖出价差十倍的价格、把成本极低的酒水茶叶卖出上万的价格……他在抖音单月涨粉141万,快手涨粉54万。

图源:“临期也狗”账号截图

据新榜编辑部观察,“临期也狗”与“尖商胖丁”在商业上联系紧密,二人视频中不仅出现过相同公司logo及货架背景,还互相客串出镜,4月中旬,两个账号曾共享货盘与主播同步进行直播带货。
他们到底是如何走红的?二人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友们会为“奸商人设”买单吗?

01 半个月涨粉超百万,临期食品界的“辛吉飞们”走红
前有揭露食品加工中“科技与狠活”的辛吉飞和刘怂,后有食品临期界的“奸商们”,食品曝光俨然成为了公开的流量密码。
也狗和胖丁二人在2021年便加入短视频大军,开始发布食品行业内幕的相关内容,剧情演绎和严肃口播等形式都没落下,视频点赞大多在几千上下,不温不火的状态让两个账号在粉丝量几十万时陷入了瓶颈。

转折点发生在今年4月2日,一个可口可乐的选题让二人同时小范围出圈。
“几毛钱的可口可乐你喝过吗?我接了一挂。”视频中,也狗站在卡车前展示自己收到的货物,说完露出嚣张的笑容。他解释道,可乐之所以收货价如此便宜是因为口味小众不好卖,是水蜜桃口味的,而且还是临期产品。

图源:“临期也狗”账号截图

同时,他还公开了行业的小秘密,可口可乐旗下产品众多,作为经销商,每个月都要按照厂家的指令来配额,虽然会配一些不好卖的产品,但也会收到厂家的补贴,比如打款价一块五可能会收到1块的补贴,还是卖不出去的产品,便来到了“食品贩子”的手上。
“碰见不聪明的我卖一块九毛九,碰见聪明的我卖六块,我当新日期的卖。”他调侃道,这4000多件卖完,直接全款买房,截至发稿,该视频获赞超12万。
无独有偶,“尖商胖丁”也在同一天发布了相似的内容。
“一块钱卖一瓶可乐还能挣钱吗,别人不行,我还能挣五毛。”胖丁擅长用数据展示惊人的利润率,他在视频中展示了他有2万瓶利润超250%的可乐产品,并讲解了临期食品定价的套路,越临近过期的卖得越便宜,一瓶临期可乐的价格往往在几毛到一块五之间,截至发稿,该食品获赞24.8万。

图源:“尖商胖丁”账号截图

数据显示,这两条内容均是二人账号目前获赞最高的视频,发布后二人账号流量一路飙升,4月2日至今,“临期也狗”抖音涨粉130万,快手账号“食品贩子也狗”涨粉16万,“尖商胖丁”抖音涨粉111万,快手涨粉43万。

也狗和胖丁的选题内容极为相似,从可乐、牛奶、速溶咖啡、红牛和酒水茶叶到每日坚果、方便和螺蛳粉,曝光这些有广泛受众基础产品的利润成本,往往能在开头“黄金三秒”便牢牢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不同的是,也狗带有一丝东北口音,表情和语气更为夸张,擅长用夸张的现象进行对比,比如“卖巧克力的没准一年就能挣一台劳斯莱斯”;“卖陈米多长时间能开上我身后这台大奔驰?20天”。
胖丁则是一口北京腔,常常用最平淡的语气说最狠的话——“让我卖茶,我找一棵树,揪三片树叶,一攥成球,想卖八万八,合不合理?”“茶叶的成本,不明,利润,凭胆,凭良心”。
此外,“镭射眼”特效让他们形成了自成一派的风格。
比如也狗会在每次开头标志性大笑后放上“大嘴笑脸”“镭射眼”特效,胖丁则在视频中反复加入“镭射眼”和“雷劈”特效,魔性洗脑又有鲜明的记忆点。

“临期也狗”vs“尖商胖丁”账号截图

他们一边展示惊人的利润,“商场卖50+的名牌坚果礼盒,临期俩月8块钱回收”“4毛的盗版红牛转手就卖6块”,一边自称奸商,叫嚣着卖货全靠“够黑、敢卖、不要脸”。
视频结尾,二人总会再次强化身份,“散会吧兄弟们,我叫也狗,一个食品贩子。”“我是胖丁,你的好兄弟,同行的大克星。”并留下买东西要仔细看日期、挑货架内侧商品等知识点。
有网友表示:“辛吉飞教我们看配料表,镭射眼教我看日期。”还有网友在评论区追问在哪能买到这样的货。


02 看似自曝、实则引流,单月带货GMV超750万
坐拥流量和供应链的“奸商们”,走向直播带货似乎是水到渠成。
也狗在3月便马不停蹄地开启了直播带货,亲自下场做直播。数据显示,“临期也狗”在3月13日场观仅有12万,随着账号粉丝暴涨,4月5日的场观最高超过了186万。

胖丁则在4月7日进行带货,直播频率不如也狗高,4月12日,“胖丁奸商”和“临期也狗”的直播画面均为也狗出镜进行的带货。

“临期也狗”vs“尖商胖丁”抖音直播截图

在货盘上,二人视频中揭秘过的产品赫然在列。数据显示,“临期也狗”和“尖商胖丁”销量最高的三款产品均为红牛、牛奶和每日坚果,在二人合力之下,红牛的预估销售额超过250万。

也狗和胖丁都曾在视频中科普过红牛有不同版本,分为“外国牛”和“中国牛”,进货价天差地别。
红牛维生素和安奈吉来自泰国天丝,也狗在视频中提到,“(临期的)接货价两块多一瓶,我卖3块,你在超市买得花六块,卖它真挣钱呢”,红牛维生素功能则来自国内公司华彬集团,由于铺货率比较早进货价更高。
值得注意的是,二者的商标授权均来自天丝集团。也狗透露,泰国天丝曾授权给华斌50年的商标使用协议,不过在合约到期前,天丝签署协议的相关人员已经离世,两家公司陷入了商标之争。胖丁说,“去年中国牛把外国牛给骑赢了”,目前这些版本没有真假之分,都是正规公司生产的。
正是因为不同版本和不同日期的产品鱼龙混杂,才让食品贩子们有了倒卖和盈利的空间。
数据显示,“临期也狗”近一个月直播带货26场,累计场观1334万,预估GMV在500万至750万元,“尖商胖丁”带货10场,累计场观578万,预估GMV为250万至500万元,二人累计预估销售额近千万元。

与辛吉飞较为克制的变现之路不同,也狗和胖丁从一开始便给自己打上了“奸商”的标签。
被网友冠以“绝命毒师”称号的辛吉飞,选品稍有不慎便会翻车。因此他在去年走红后没有开商品橱窗、接商单不挂小黄车、也未直接进行直播带货,仅开直播继续科普食品加工的知识,或作为嘉宾在其他直播间中出现。
在商业化上,辛吉飞选择了视频贴片授权的方式,比如今年4月2日,辛吉飞在视频中手持一瓶1L装的椰树牌椰汁,对着镜头讲解着椰汁里的食品添加剂安全性,并在视频末尾模仿起该品牌的广告词:“椰树牌椰汁飞哥从小喝到大。”
据新京报报道,辛吉飞对带货并不排斥,“目前,我还没有确定直播带货的时间。团队推荐过来的产品,得到我认可的不是特别多。未来,我认可的产品丰富起来的话,可能会考虑带货”。
相比之下,也狗和胖丁则趁热打铁在账号热度攀升时开启直播带货。
他们将利润公开透明,狡猾的同时又显得十分真诚。加上二人不断强调从业多年的资历,并展示仓库及供应链优势,常常被网友追着要链接。有网友留言表示:“你是怎么做到你是奸商我还想下单的。”
不过,近期二人的直播间流量已经出现了下滑。有网友表示,也狗和胖丁在直播间卖的东西并不便宜,很难蹲到视频中所展示的价格,并对产品质量提出了质疑。
对此,也狗回应道,橱窗售卖的29.9元30包的每日坚果比视频中“用果干充数、坚果多为半颗”的质量好,一块钱一包一晚卖了5000多盒,还透露每日坚果的产品配比都是企业自己配的,更便宜的产品质量比视频中展示的还差。

“便宜没好货”“买的不如卖的精”似乎是人人都明白的道理,即便如此,网友仍然会被线上线下看似极具性价比的商品所吸引。临期食品界的“奸商们”大胆揭秘这些商品的成本及利润,用“自杀式”的内容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客群,实现了“名利双收”。
正如也狗所说:“我暴露接货价!挣多少钱告诉你!我觉得我挺坦诚的!”